天の暁

愛がなければ、視えない。

對不起請允許我蹲在角落花癡一下毛毛蟲……(正色)

跑Joker國毛毛蟲的時候其實是有被治愈到的……
= =但是因為此前的Julius而整個心不在焉掉了所以沒能非常仔細的讀劇本……

然而重溫之後……
初戀酸甜系什麽的整個就把人擊中了啦豈可修QDQ
↑尤其是在這麼一個遍佈偽·成人向殺必死的遊戲裡……
T___________T毛毛蟲小朋友你的純情和包容把媽媽我深深地打動了……(喂)
甜得柔軟而清爽的毛毛蟲線絕對是治愈佳品!!(振臂高呼)

於是整理幾段翻完的臺詞來給自己補充燃料~
而且我要證明蜥蜴線的(嗶——)是五月的問題而不是我的問題!!(挺)

^^總之漢化版出來之後大家要好好對待毛毛蟲小朋友哦~~~

----------->以下大段臺詞透~一定會被捏到很慘的哦^^


回想1

Alice:「…………」
Alice:「……你要是嫌两个辅佐太多了的话,我干脆回去帮Julius的忙好了。」
Nightmare:「!!?」
反正,在搬到三叶草之国前,我就在帮Julius的忙。
虽然想不大起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状况,总之这一点是没错的。
(即使在分开的这段时间里,他大概是和我开始帮忙前一样,一个人完成着工作吧……)
Julius原本就是个奉行「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的人。
即使没有别人的帮忙,一个人也可以圆满完成工作。
即便如此,如果一直不依不饶地要求,他也不会坚持说不行。
与他共度的那段时间,让我有了自信。
不是「对他而言不可或缺」,而是「不会被他拒绝」的自信。

Alice:「不行吗?Julius。」
Julius:「……我可不想再让不知何时就会突然不见的家伙帮忙。不过,如果你想要来这里工作的话……」
Nightmare:「什!?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绝对不认可!!!」
Alice:「哎呀,为什么啊?」
并没有将这座塔里的工作半途而废的打算。
虽然仅仅是可能性的一种,说出口后却感到了Nightmare异乎寻常的焦躁。
(……真意外啊。还以为少了个人盯着会觉得高兴的。)

Nightmare:「怎么可能会高兴啊!时钟屋就算一个人呆着也没问题,我可不是!!」
Alice:「……也就是说,工作的时候还是需要部下的咯?」
Nightmare:「不是啊,就算是……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Alice,你对我而言……唔!」
【工具撞到牆上的聲音】
Julius:「这种事给我去外面说。别在我的房间里嚷嚷,青虫。」
(啊……)
直截了当地把工具扔出去了。
彻底把Julius弄生气了。
没能在此之前将回收工作完成,是我的不好。
把因为被工具掠过鼻尖而吓得浑身僵硬的Nightmare拖向房门。

Alice:「……对不起啊,Julius。」
Julius:「……没关系。 作为补偿,暂时别到这里来了。」
无需他多言。
把Nightmare推出房间后打算关好门,于是握住了门把手。

Julius:「你啊,比起辅佐,更像是妻子呢。……快点成为能熟练操纵那家伙的人吧。」
Alice:「!?」
在关上门的瞬间听见了意想不到的话的我,僵住了。

Julius你果然是吐槽之王!(拇指)


回想2

Nightmare:「我、我变成现在这种状况,Gray也有错哦!?」
Alice:「为什么……」
Nightmare:「因为冷,所以和猫靠在一起取暖会很舒服……所以才不想从被子里出来!」
Alice:「……Nightmare。」
Nightmare:「猫也舒舒服服地好好休息着。总不忍心把打着盹儿的家伙弄起来吧?」
Nightmare:「让它们挨冻的话就太可怜了。所以,我也和它们缩在一起……」
Alice:「Nightmare。」
Nightmare:「嗯?怎么了? 明白了的话就把被子还回来。好冷。」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Gray要拜托我叫Nightmare起床了。
他的话就会把被子还回去吧。
不是为了Nightmare,而是为了可爱的猫们。
(不过呢……)
(……只要把Nightmare赶出去,被子什么的也就不再是障碍了吧。)
即使没有他,也有人会守护猫们的安眠。

Alice:「好了啦,快点给我起来!」
我毫不留情地,把Nightmare从床上踹了下来。

說起來……香港這兩天還真是冷得…………(遠目)
TAT所以毛毛蟲大人我超能理解你的!!(拍)


回想3

Alice:「…………」
Gray:「……被治愈了。」
有着猫的工作场所。
而且,还有着一边被猫簇拥着一边工作的男人。

Nightmare:「啊~真暖和啊。有干劲了呢!」
Nightmare:「像这样把猫放在身边的话,工作的时候就不会觉得冷了!这就圆满了!太美好了!」
Alice:「是是。明白的话就快点动手吧,动手。」
Alice:「给你,暖乎乎的咖啡。」
Nightmare:「暖乎乎的猫!暖乎乎的咖啡!啊,圆满!圆满了!」
Alice:「……工作也能圆满地处理好吧?」
Gray:「…………」
Gray:「……真好。」
Alice:「……Gray?」
Gray:「嗯……嗯?怎么了,Alice?」
Nightmare:「很羡慕吧,Gray!不过,可不和你换!这是我的特等席!」
Nightmare:「被猫包围着,暖乎乎的。而且,刚沏好的咖啡也是暖乎乎的……」
Nightmare:「啊,迄今为止有这么充实地工作过吗?不,完全没有!前所未有的充实啊!」
Alice:「……不仅仅是环境,也让工作变得充实起来吧。」
然而,似乎暂且不用担心堆积的工作了。
Gray:「…………」
Gray:「……呵。 真好……」
Alice:「……不,一点也不好。」
Gray:「……真羡慕。」
Gray他,一脸羡慕地望着被猫簇拥着的上司。
Alice:「……是、是吗?」

其實這個回想我是被蜥蜴先生萌了……(掩面)


回想5

离开玻璃柜走向我的身边的Nightmare,与一位女性客人撞在了一起。
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她一脚踩空了。

Nightmare:「哎呀……」
(……啊。)
Nightmare瞬间扶住了步履蹒跚的对方。

Nightmare:「失礼了,大小姐。」
女性:「没、没关系,我才是……」
出其不意却又不接触过度的,绅士举止。
被扶住肩膀的女性,微红着脸低下了头。
居然说什么「大小姐」。
简直好像是秋之领土的主人一样。
非常吸引人而且有风度的举止。
(…………)
(……讨厌。)
(真是讨厌。)
让人无法冷静下来的,讨厌心情。
心中某处仿佛被烧焦一般,无处发泄的愤怒。
仅仅是看到Nightmare的手碰到陌生女性的场景,就会感到仿佛伤心一般的焦躁。
(为什么,会这样……)

女性:「非常感谢。」
Nightmare:「不,是我不小心。对不起。」
(……他也是能这么坦率地道歉的呢。)
与平时看到的他完全不一样。
从他那孩子般的撒娇情状,完全无法联想到对待女性的绅士举止。
平日的他,不在这里。
与我知道的Nightmare不同,现在的他是郑重其事的。
即使目送着那位女性走出店门,五味杂陈的心情也没有消失。

Nightmare:「呼…… 没摔倒真是太好了。」
Alice:「……都是因为你没能快点决定要什么啦。」
Alice:「一直在玻璃柜前转来转去。」
为了掩饰自己丑陋的动摇,回以辛辣的言语。
听到我冷淡的声音,Nightmare一脸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Nightmare:「Alice?」
Alice:「明明是过来买蒙布朗的吧,到底在犹豫什么呢?」
为了不让他刨根究底,有意识地缓和了语气。
看着我硬挤出来的笑容,Nightmare好像松了口气似的微笑了。

Nightmare:「好不容易来到了其他的季节,也想买点别的东西啊。……比如说你喜欢的蛋糕。」
温柔的声音。
没什么顾虑地,自然地转向了我。
非常地,自然。
没有表现出郑重其事的,他。
与先前的女性的对话相对比,不同之处显而易见。
感到了毫无拘束的融洽气氛。
然而与此同时……
(……没有被意识到呢。)



回想6

(……到底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种走向啊。)
反复思索,却还是不明白。
居然陷入那么紧张的局面,回想起来简直是在开玩笑一样。
然而,手里拎着的瓶子的重量是真真切切的。
为了方便携带而装入袋中的葡萄酒,在两人之间晃来晃去。

Nightmare:「……之前也说过的吧?这个世界的所有人,都畏惧着我。」
与我并肩同行而用与我相反的另一只手提着袋子的Nightmare,回答道。
比起想法被读取,现在更加在意两个人提着同一个袋子的现状。
变得没办法回答他的话。

Nightmare:「而且,我也轻视着这样的周围。」
(…………)
(轻视,指的是什么。)
与他不相衬的言语。
然而,Nightmare确实有着这样的一面。
与上次来到秋天时完全不同的,作为梦魔的一面。
我不甚了解,也不知如何描述的一面。
(……在视点以下的事物,有这就足够了。)
两个人一起拎着,同一件东西。
与既熟悉又陌生的他,分担着一半的重量。



回想7

Nightmare:「……你很漂亮,Alice。有着生气勃勃的美。」
Alice:「怎么会……」
Alice:「…………」
(……说出这种话,不就让人完全没办法接口了嘛。)
不甘心。
比起刚才,现在的事态发展让我更不甘心。
慌慌张张的,无法冷静下来。

Nightmare:「没关系……什么都不说也没所谓。」
Nightmare:「你很有魅力,我是这么觉得的。 只是把这种想法表达出来了而已。」
Alice:「……为什么,好好的说这些啊。」
Nightmare:「因为,你和我不一样,没办法读出别人的心思。 ……偶尔,也读一读我的心吧。」


回想9

Alice:「……是我,让你把自己伪装起来的吗?」
回想起了Joker的话。
(伪装的,是平时随随便便的一面?
还是,现在那难以接近的一面?)
是我,在期待着他的伪装吗。
……他是梦魔。
可以读取我的心思。

Nightmare:「……别说得好像是我耍了什么花招一样啊。这也是我的本来面貌。」
Nightmare:「虽然希望能被你喜欢上,却不想装出你期望中的样子。 ……说起来,你无论何时对我说话的时候都总是愁眉苦脸的呢。」
Alice:「没这回事吧?」
Nightmare:「才怪。 自从到了这个世界以后,一直都是。」
Nightmare:「搬了家以后,与现实中的你相见时我可是松了一口气哦?变得能直接见面之后,终于能见到你的笑容了。」
Alice:「……我,过去对你的态度有这么不好吗?」
Nightmare:「总之,说不上是温和呢……」
Alice:「这、这样啊……」
Alice:「……对不起。」
Nightmare:「呵呵。 但是,我很高兴呢。」
Nightmare:「最早看到你隐藏着那部分的自我的人,是我。虽然不见得比白兔早……」
Alice:「毕竟,想要隐瞒什么是白费劲嘛,在你面前。」
Alice:「……我也会有想发火的时候啊。」
突然进入了奇怪的世界,梦里遇到的对象却是一个说着莫名其妙的话的男人。
更何况还要被彻底看穿心思,想发火也是自然的。
(就算如此,现在解释也已经晚了。)

Nightmare:「……看到你这么困扰的样子,我很开心。」
Alice:「呃……」
Alice:「……哈?」
Nightmare:「是不是该说句『不好意思』?」
Alice:「……这个世界的人们,无论是谁,似乎都不明白什么叫『沉默是金』呢。」
Nightmare:「我可是很诚实的。这是优点哦。」
Alice:「由自己说出来的那一刻,可就不再是优点了呢。」
「别发傻了」这句话还没说出口,Nightmare补了一句。
Nightmare:「那也没办法啊。……你心中的任何声音,都足够使我的心情动摇。」
Nightmare:「所以,再稍微对我温柔一点吧。 ……能让我不嫉妒时钟屋程度的。」
Alice:「……唔。」
知道自己脸红了。
也许,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Nightmare本身从来没有变过。
看到了起初不知道的部分,只是因为彼此接近到了可以看到的程度而已。
和没出息的一面一样,让人觉得可爱的一面也同步增加了。

Alice:「……现在就很温柔哦。」
Nightmare:「还不够啊。你对待时钟屋更加……」
Alice:「更加,什么?」
Nightmare:「更加,温柔吧?」


回想10

悄悄将他拉到身前,贴近了脸。
向那张因为惊讶得仿佛凝固了一般的煞白的脸,覆上了自己的唇。

Nightmare:「!!!」
Nightmare:「……唔。」
Alice:「……嗯。」
Nightmare:「……!?」
Nightmare:「唔!!!?」
Nightmare:「唔!!!?!?」
嘴唇刚一离开,Nightmare就捂着嘴蹲下了。
Alice:「喂,Nightmare…… 这里是,走廊哦?」
Nightmare:「就、就就就就就是啊!这里可是走廊啊!?」
Nightmare:「你、你这人,到底在想什么啊……!?做出这么厚颜无耻的……」
Nightmare:「而且还把什么……!!」
虽然是走廊,但是并没有多少人经过。
否则的话再怎么说也做不出这种事情,Nightmare却没注意到。变得无精打采的。

Nightmare:「这、这是!? 药味……唔。」
直到刚才还含着药片的口中空落落的。
因为将溶化了的药片,喂进了满脸通红的Nightmare的口中。

Alice:「……这叫用嘴喂。」
Nightmare:「用……!?」
Alice:「……用嘴把药喂给你。这样的话就能喝了吧?」
Nightmare:「什、什什、什什什什什……!!?为了让我喝药而这么做……!?」
(是呀。为了让你喝药。)
边这么想着,Nightmare转化成了一副受到打击的表情。

Nightmare:「……咕。」
(……虽然,不会给其他人这么喂药。)
Nightmare:「唔!!?」
而且,也不希望有别人做这样的事。


回想11

Nightmare:「Alice。」
坚定的声音。抬头看到了表情怠懒的Nightmare。
平时见不到的,毫无关心之情的表情。

Nightmare:「不用在意就好。没必要听那些无颜者的话。」
Alice:「…………」
冷淡的话语。
仿佛说着怎么都好,愈发让人觉得冷淡。
周围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Nightmare是真的不在意吧。
毫不关心。
自己是被怎么看待的,自己怎样让人恐惧的存在。
(和平时不一样……)
即使是同样的一句话,对我说的时候完全不同。
不能当成一回事。
平时是见不到这样一面的。
即使他的内心有着这样的一面,也不会表现出来。
也许是因为身在塔里吧。又或者是,只在身为外来者的我面前不表现出来也说不定。
我不认识,我不在场时的Nightmare。
我所知道的一面,不是Nightmare的本性的全部。
因为我是外来者所以温柔以待。说不定,原本的他……
(……好冷。)
静静触碰着的手,因为冲了水的缘故变冷了。
春天的水,还残留着冬的痕迹。
不,冬季并不是已经逝去的季节,而是将要到来的季节。
我们将要回到冬季。

Alice:「……回去吧,Nightmare。」
Nightmare:「嗯?哦,可以啊……」
Alice:「因为要带这个孩子去看医生……」
虽然觉得Nightmare的手应该没什么大碍,还是想要早点回去清理治疗。
寻找饲主这件事,也是和塔里的人商量过了会比较好吧。
总之无论如何,都想早点回到塔里。

Alice:「塔比这里更温暖呢。毕竟总是有暖气……」
虽然是春天,却冷淡得让人感到一股寒意。
回到塔里,Nightmare也会回到平时的那个他,变得温和起来。
温柔地对待Gray和部下,没出息而且说不上帅气,却让人觉得可爱的人。

Nightmare:「……是呢。回去吧。」
(…………)
静静握住的手,到底是哪边在用力呢。
即使是同样的温度,却不再让人感到寒冷。



回想13

穿着睡衣的我,并不是适合接见来访者的装扮。
Alice:「给、给我出去……」
Nightmare:「不要这么说啊,拜托了。」
(为……为什么……)
Nightmare:「……是呢,可能是觉得不安吧。因为原来以为能与你在梦里相见的只有我而已。」
Nightmare:「明明一直以来都以为你是由我独占的……」
Alice:「哎……等、Nightmare……」
偷偷窥视着的视线恰好交错了,变得无处可逃。
满脸通红地看向Nightmare,发现他的脸也红了。
(哇……)
互相对望然后满脸通红,简直好像是初恋时的恋人。
然而事实上,不但脸颊发烫,身体也动弹不得。

Nightmare:「……Alice。」
额头轻轻相碰了。
在极近的距离下,连耳朵都红透了的Nightmare悄声说着。

Nightmare:「……我,喜欢你。」
Alice「!!!」
Nightmare:「所以,想要安心下来。」
Alice:「…………」
Alice:「……这算是什么理由啊。」
小声嘟囔着发牢骚,却仍然惯着他……
Nightmare:「Alice。」
Alice:「嗯……」
唇轻轻地贴在了一起。
比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更加小心翼翼的触碰方式。
变得有点酥痒。

Nightmare:「……留在我身边吧,Alice。和我在一起。」
(还是老样子,不懂得逼迫别人呢……)
Alice:「……用『待在我身边』来命令也可以哦?」
Nightmare:「那个……」
Alice:「你不是很伟大的嘛?」
虽然总是说自己很伟大,却意外地不怎么下命令。
比起恳求,命令要更有威力。
即使不是在主从关系里,这个道理也同样适用。

Nightmare:「命令吗……如果可以的话,确实想要这么做啦……」
(可以的哦。)
(……毫不犹豫的这么做吧。)
实际上,我是想让自己变得毫不犹豫。
这样的话就能够不犹豫了吧。
虽然在向他作出这种请求的时候,我已经不再犹豫了。

Nightmare:「…………」
Nightmare:「……待在我身边。不准离开。」
Alice:「……嗯。」
让我想要留在他身边的,是这个人。
无论梦里出现的是谁,这点都不会改变。
(其他人什么的,完全不会去考虑。)


最愛的回想。
「之一」什麽的……可能會有?(被毆)


回想15

与叮嘱我们快点洗澡换衣服的Gray分别后,和Nightmare一起登上了台阶。
明知道要赶紧去换衣服,手却一直这么牵着。
难以放开。

Nightmare:「……Alice。」
直到走到Nightmare房间的门前,手仍然是牵着的。
确认了水不会从湿乎乎的衣服上滴下来弄脏地板。
虽然不用担心那个,在这间足够暖和的房间里却怎么都没办法止住颤抖。

Nightmare:「过来这边……」
被督促着将膝盖靠在暖炉前。
Alice:「唉……」
Nightmare:「放松点。」
噼啪噼啪地燃烧着的火焰。
明知道把手靠近火就会暖和起来,却仍然不放开彼此的手的我们。

Nightmare:「……首先,不得不先把衣服换了呢。」
Alice:「……是啊。」
明明是知道的,为什么要跟来Nightmare的房间呢。
拉我进来的Nightmare。
跟进来的我。

Alice:「唔……」
至少也先该把围裙脱下来,却怎么都解不开沾了水的结。
Nightmare:「……真是不容易啊。我帮你吧。」
Alice:「哎……」
Nightmare:「……没关系啦。」
听着「咻」的一声解开带子的声音,发觉Nightmare的衬衫紧贴着他的皮肤。
因为寒冷而麻木的手指,大概很难解开衬衫的扣子吧。
(看起来很难脱的样子。)

Nightmare:「……是啊,不大好脱。所以……你不帮帮我吗。」
Alice:「…………」
Alice:「……好啊。」
轻轻地伸出手,触碰到了最上面的纽扣。
明明已经没那么冷了,不停颤抖着的手指却怎样都没办法将扣子解开。

Alice:「……不要看啦。」
因为无法忍受注视着的视线而发脾气了。
不够严厉的声音仿佛虚张声势一般软弱无力。
觉得自己失败了。
那是因为Nightmare在轻柔地笑着的缘故。

Nightmare:「我想看啊。」
Alice:「……低级趣味。」
好不容易解下了第一颗扣子,向第二颗伸出手去。
仿佛是报复似的,Nightmare的手取下了围裙的肩带。

Nightmare:「……还真是惨兮兮的。回来的时候冷得要命。」
Alice:「…………」
Alice:「……不过,过得很开心呢。非常开心。」
Alice:「开心到可以把过一会儿可能会很麻烦啊Gray可能会生气啊什么的统统抛在脑后。……和你一起去了夏天真是太好了。」
Nightmare:「……你能这么说的话,我也很开心。」
明明很冷,Nightmare的脸上的血色却还不错。
我的脸上,大概也有着相似的颜色吧。

Nightmare:「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总是……」
Nightmare:「……会喜欢上所有的季节。这是因为我喜欢你吧。」
Alice:「!」
额头轻轻碰到一起时的喃喃细语。
在此之后覆上的唇,果然很冷。
(…………)
(……一定要早点暖和起来。)


那個其實……
爲什麽翻了以後才覺得這個發展有點引人遐想啊……(望天)
再次重申:這是五月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哦!!(掩面)

回想16

Nightmare:「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护你。」
Alice:「要去的可是马戏团哦?」
并不是危机四伏的地方。
面对着这么说的我,他苦笑了。
就像一次次在梦中做过的那样,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Nightmare:「……嗯。要去的是马戏团。不会有什么危险。」
Nightmare:「然而……只是个假设。如果发生了什么的话……亡灵,由我来消灭。」

回想17

Nightmare像往常一样,轻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
Nightmare:「在这里的话,这段时间里就能把你囚禁起来了。」
Alice:「…………」
Nightmare:「不是开玩笑。是真心话哦。」
在我问出口前,抢先回答道。
Alice:「…………」
Alice:「……在这里的话,就不会觉得痛吗?」
Nightmare:「……不过,该痛的还是会痛啦。 想要转移一下注意力啊。」
Alice:「……要怎么做?」
代替了回答,Nightmare静静地拉起了我的手。
从侧着倒在他怀中,变成了面向他的状况。
被搂在背后的手拉到近旁,距离缩短了。
小心着不接触到伤口的部位,感受着冰冷的唇。

Alice:「……嗯……」
Nightmare:「…………」
Alice:「…………」
Nightmare:「……哈……」
在吐息可及的距离中,与我视线交汇的Nightmare理了理我的头发。
Nightmare:「用比疼痛更加强烈的感觉来转移注意力吧。」
代替回答的下一个吻,是由主动凑近了脸的我开始的。

這真的是毛毛蟲嗎orz…… (←失禮XD)
這個器用到了可怕程度的傢伙到底是誰啊……(掩面)




終於只剩ED了噢耶~~~

*Comment

無題。

兩條塔組線中Julius一直都被閃得很慘吶(噗
不過這三個人放在一起意外地配合得很好,光芋虫時計就可以出相聲雙人組啦XDD
  • posted by 羊
  • URL
  • 2010.02.18 21:03
  • [Edit]

Re: 無題。

> 兩條塔組線中Julius一直都被閃得很慘吶(噗
但是回想起來Julius本線裡的主僕兩位好像就沒那麼搶鏡呢XDD
也不知道區別在哪裡~~~~

> 不過這三個人放在一起意外地配合得很好,光芋虫時計就可以出相聲雙人組啦XDD
話說這三個人中隨便拿兩個出來就是一台戲XDDD
母子相聲就不用說了~(喂)
兩個成熟大人的黑臉互瞪其實也挺有趣?XDDD
  • posted by 琴
  • URL
  • 2010.02.18 23:43
  • [Edit]

Comment

  修改回覆必需。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日曆 & 存檔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類別

最新回覆

大家的吐槽板

進行時

アニメ:

  • 進擊的巨人
  • 彈丸
  • 銀之匙
  • 八犬傳2

PC:

  • OZMAFIA
  • 少年愛麗絲

DS/3DS:

  • 動物之森
  • 新世界樹迷宮

PSP:

  • 神君
  • 碧之軌跡

PSV:

  • 真恐怖驚魂夜
  • P4G

將來時

注目:

  • 08.30:【PC】あさき-ひととせ-
  • 09.05:【PSP】歌王子music2
  • 09.26:【PSP】百物語
  • 12.26:【PSV】FF10
  • 05.22:【PSV】AMN World
  • 05.29:【PSP】雙子國
  • 06.12:【PSV】碧軌evo
  • 07.17:【PSV】俺屍2
  • 07.24:【PSV】屍體派對Bloody Drive
  • 09.18:【PSV】AMN FD
  • 夏:ヴァルプルガの詩
  • 夏:【PC】絶対階級学園/li>
  • 14年:【PC】華アワセ 唐紅
  • 14年:【PC】恋戦記2
  • 14年:【3DS】Devil Survivor2
  • 14年:【PSV】閃軌2
  • 未定:【PC】千の祈りのパラドクス
  • 未定:【PC】LD1 bad egg(BL)

觀望:

  • 01.23:【PS3】BASARA4
  • 02.14:【PC】君がため、恋し乱れし月の華
  • 未定:【PC】吉原彼岸花
  • 未定:【未定】レンドフルール
  • 未定:【未定】Code:Realize

舊坑預定(乙女):

  • 妖之宮
  • 王宮夜想曲
  • 用心棒
  • 天下一戰國

舊坑預定(腐向):

  • あかあか
  • 俺の下であがけ
  • 戀人遊戲
  • 地獄學園

舊坑預定(他):

  • 腐り姫
  • 紫影

ドラマ:

  • 舊坑:クラノア
  • 舊坑:お天気戦队ハウウェザー
  • 舊坑:are you alice
  • 舊坑:barico

入手預定:

  • Black×Gold:糾結中
  • White×Silver:糾結中

外へ

左サイドメニュー

ご挨拶

»»阿琴的二次元吐槽灑花盒子««

拍手搭訕大歡迎\(≧▽≦)/
注:我家和FC2拍手留言相性不合,
建議直接在文章內/右欄留言板留言ww

↓Banner連結歡迎自取(直連推薦)
同好交換連結煩請留言告知。

純個人心得,謝絕站內圖文轉載。
推薦使用Firefox閱覽。
↑萬一用IE看起來很奇怪請見諒^^

關於站主:
  • 廣州人IN香港
  • 資深斯托卡,觸手多且長
  • 宅腐通吃,乙女優先
  • 口味奇葩,永遠小眾
  • 遊戲>>動畫>抓馬>>漫畫
  • AVG+SLG+RPG主攻,ACT苦手
  • 全要素收集強迫癥反省中
  • 作品廚>會社廚>聲優廚
  • 設定>劇本>系統>>聲優>>畫面
  • QuinRose+闇榮+心跳GS+Falcom死忠
  • MAQL+Atlus+任天堂注目
  • 幼馴染+悶騷+Bad End

圍脖

本命團

〖声優(敬称略)〗


【本命】
日野聡
【副本命】
中井和哉 杉田智和 諏訪部順一 緑川光
【後宮團】
細谷佳正 鈴木達央
竹本英史 岸尾だいすけ 近藤隆
谷山紀章 小西克幸 宮田幸季
【注目】
松岡祯丞 宮下栄治
藤原祐規 加藤将之

〖キャーラ〗


【女性向】
アリス、ペーター、エース、グレー(アリス)
望美、将臣、忍人(遙か)
琉夏、瑛(ときメモGS)
火原(コルダ)
マーシャル(大陸)
孔明(三国恋戦記)

【一般向】
ケビン(空の軌跡)
狛枝(彈丸2)
紫英(仙劍)
藍耀迪恩(風色幻想)

〖ゲーム〗


【乙女向】
不思議の国のアリス(QuinRose)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KONAMI)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KOEI)
金色のコルダ(KOEI)

【腐向】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CycRose)
ラッキードッグ1(Tennenouji)
神学校(PIL/SLASH)
咎狗の血(N+C)

【一般向】
英雄伝説(Falcom)
Persona(ATLUS)
幽城幻劍錄(漢堂)
仙劍奇俠傳(大宇)
軒轅劍(大宇)

應援區

  • ダイヤの国のアリス

長期應援區

  •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 QuinRose
  • 三国恋戦記
  •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4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 金色のコルダ3
  • ラッキードッグ1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愛蔵版

  • 神学校
  • 『神学校-Noli me tangere-』

來訪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