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の暁

愛がなければ、視えない。

^w^蜥蜴先生請讓我對你告白!!(五)

ED的長度……真不是蓋的orz…………(Alice小姐的OS已經到了要分段閱讀的程度了……)
↑是說我兩天只翻完了快差不多一半……(←而且還跳過了部分段落+OS……囧)

=w=至于為什麽這一半叫做Julius Side……
大家看了就知道╮(╯▽╰)╭

---------------->續前文(ED之Julius Side)



Alice:然後啊……
Julius:……嗯。
在走廊裏碰見了Julius,于是就這麽邊說話邊一起走著。
(罕見的從房間出來了呢……)
大概馬上就要重新開始工作了吧,畢竟離他的房間已經不是很遠了。
即使如此,因為聊得很愉快所以自然地放慢了腳步。
能碰見Julius真是太好了。
雖然並沒有討論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卻覺得心情愉快了起來。

Julius:…………
Alice:……?
Julius突然停下了腳步,而我驚訝地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Alice:啊,Gray。
熟悉的高大身影。
雖然Julius也很高,但是圍繞在身邊的氛圍卻不同。
見到他的瞬間,我的心情變得更加飄飄然起來。
(在這個時間帶遇見了呢)
覺得非常幸福。
然而,他們之間的氣氛卻似乎很是險惡。

Alice:?
Gray:……Alice。
Alice:怎麽了???是工作出了什麽狀況嗎……?
他手上拿著文件。
說不定,是因為什麽工作而來找我。
(工作上發生了什麽問題嗎……?)

Julius:…………
Gray:…………
Alice:……?
Alice:Gray?
叫了他一聲,卻沒有得到回應。
而且,直到剛才還在一直與我聊著天的Julius也沈默了。
相對無言,就這麽互相盯著。
(什、什麽啊……?)
兩人如此險惡的對話場景,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戀人,和重要的朋友。
沒辦法站在任何一邊,只能心情惡劣地縮在一旁。
然而……現在這種無言以對的狀況更令人不愉快。
比起拌嘴,沈默更讓人覺得冷飕飕的。

Gray:…………
Julius:…………
Julius:……唉。
突然間,Julius歎了口氣。




仿佛說著“我放棄了”一般,瞥了我一眼後背過身去。
……就這麽走掉了。

Alice:……诶?Julius?
無視我呼喚他的聲音,Julius快步地離去了。




然而,在與Gray擦肩而過的瞬間瞟了他一眼。
Julius:……哼。
Alice:???
輕蔑的帶著嘲弄的態度。
很久沒見到這樣的Julius了。
面對我的時候,態度明明會軟化不少的……
(……果然,和Gray關系不好啊)
正所謂八字不合吧。
雖然態度冷淡,卻不想費無謂的口舌吵架。

Gray:啊,沒什麽……
Gray:不好意思。
Alice:呃……沒關系啦。
Gray:…………
(明明說了不是那樣的)
當我和Julius兩人獨處的時候,Gray看起來總是一副冷靜不下來的樣子。
明明心中無愧,卻還是覺得抱歉。

Gray:你果然……
Gray:…………
Gray:……和時計屋關系很好呢。
Alice:……Julius和我,是朋友哦?
Gray曾經誤以為我和Julius有著什麽特殊關系。
已經向他說明了這是誤會。

Gray:我知道的啊。
Gray:雖然知道這一點……
(分明就是不知道吧)
並不覺得他真正理解了。
誤會大概……是解開了。
然而,雖然兩人不再敵對,卻反而激起了Gray對Julius的意識。
(算是……一種心結吧)

Gray似乎對這種事情在意得過頭了。
更何況,想法與價值觀其實是百人百樣的。
Julius擅長手工,獨自從事著工作,細心而內向。
和Gray大相徑庭。
因為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所以這是自然的。
不過,無論如何都想要與對手做個比較的心情,我也能理解。
仿佛被什麽人逼迫著似的,不得不比較。
無法言喻的心結。
很能理解。
因為自己,親身經曆過。
(明明你就是你,不需要和任何人相比)
然而,正是因為自己也有著這種經驗,所以明白。
這種時候,說什麽都是沒用的。



↑再次來到美術館

Alice:這次也很少人呢。
Gray:啊,確實是這樣沒錯啦……
Alice:真好。
Gray:…………

Gray:……Alice。
Alice:怎麽?
Gray:……真的,不覺得惡心嗎?
Alice:一點也不。
聽到我的即答後,Gray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明明確實沒有過“覺得惡心”之類的想法……)

Alice:好、好可愛……
Gray:…………
Alice:啊。對、對不起啊,Gray。
Alice:因為真的是很可愛啊……
Gray:原來你……喜歡爬蟲類嗎……
Alice:不不,沒這回事啦。與其說喜歡,不如說是苦手……
Alice:……吧。
這麽一說的話,可愛可愛什麽的不就完全沒有說服力了嘛。
不過,我對這種生物苦手也是事實。
即使如此……
(……還是覺得很可愛)
這只小蜥蜴實在是可愛到了讓人覺得沒辦法的程度啊。
為什麽會覺得如此可愛呢。
應該不是因為體型的關系吧。

Gray:那個,雖然你喜歡能它是一件好事……但女性一般來說不是都對這種東西很苦手的麽。
Gray:雖然可能是偏見……
Gray:……如果讓你覺得不高興的話,先說句抱歉。
Alice:沒有啦。一般來說確實是這樣的啊。
(也許是因為我反常吧)
完全沒有除了“可愛”之外的想法。
即使在對它産生眷戀感之前,也從來沒有覺得它“惡心”。
小心翼翼地碰著小蜥蜴的鼻尖。
似乎已經和它混熟了(這家夥應該是有危險意識的),因此即使稍微大膽地碰一碰也不會逃走。
(真的好可愛……)

Gray:…………
Gray:……你喜歡就好。雖然還是沒辦法理解。
Alice:那是因為……雖然是爬蟲類,但是這孩子是特別的啊。
Alice:因為真的……
Gray:不,我知道你指的是不喜歡爬蟲類本身……
Alice:……?那就行了吧?
Alice:……有什麽值得在意的事情嗎?
Gray:……心情複雜。
Alice:诶?
Gray:這是我身上的東西哦?擔心著你可能會討厭,所以因為你的反應而安心下來了……
完全沒辦法用“安心下來”這個詞描述的微妙表情。
Gray:但是卻對你這麽喜歡它而心情複雜。
Alice:……诶?
Alice:因為,這孩子,是Gray吧?
是的。我之所以會覺得沒關系並且用對待心愛之物的感情撫摸著它,正是因為這種意識。
現在Gray的脖頸上並沒有那個刺青。
這只蜥蜴,毋庸置疑的是他的一部分。
所以,從一開始就不覺得抗拒。
想要近距離觀察,想要觸碰。
摸過之後,覺得更可愛了。

Gray:確實是我的一部分啦……
Gray:但還是覺得不能接受。
被宿主用冷峻的目光盯著,小小的黑蜥蜴仿佛因為心情不好而有點舉止僵硬。
Alice:……別這麽盯著它呀。明明是個好孩子。
Gray:那可不一定哦?
Alice:诶?
Gray:因為那是我啊。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個好孩子……
Gray:然而既然是我的一部分……就一定會喜歡你吧。
Gray:就算是現在,也正把你從我身邊搶走呢。
Gray:……果然不是個好孩子。
因為似乎沒有開玩笑的意思的苦笑著的Gray,而臉頰發燙了。
Alice:怎、怎麽會……
(……不僅僅是覺得可愛,還覺得羨慕呢)
他聽不見我心中的自言自語。




輕輕地用手托著它。
手心的蜥蜴乖乖地回到了他的脖頸。
雖然仍然保持了實體,卻緊緊地貼在了它原本應該在的地方。
這孩子是他的一部分。
正是因為原本就是他的一部分,所以可以不用擔心分離。

(為什麽……會因此感到羨慕呢?)
永遠,在一起。
大概是在羨慕著這種保證吧。
因為是刻在身體上的,所以一輩子都不會離開。
觸碰著這樣的存在,說不定也能和它同化呢。
(即使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Alice:……呐,再讓我摸摸看吧。
Gray:……嗯。只是……
Alice:……?怎麽了?
Gray:……不,沒什麽。
Gray:……如果只是輕輕地碰一碰的話就沒關系。
Alice:我知道啦。不會欺負它的哦。
Gray:雖然知道你不會欺負它……
因為欲言又止的Gray而有點驚訝,卻依然向他的脖子伸出手去。
輕柔地撫摸著小蜥蜴的背部的同時,Gray顯得有點坐立不安。

Gray:……っ
Alice:?……Gray?
被人觸碰著脖頸確實會坐立不安吧。
不如說,在被碰到之前也許就會覺得癢癢的呢。
然而,在我關心他不經意漏出的喘息聲前,Gray否定了這種可能性。

Gray:……沒事,不用在意。
Gray:只是有點……那個……不習慣而已……
Alice:……嗯。也是呢,這個蜥蜴紋身應該很少會被人碰到吧。
畢竟是在脖頸上的呢。
能大大方方的被撫摸的人不可能會很多吧。
說不定,此前也有其他的女性觸碰過這裏呢。
然而,從Gray的反應來看,接觸到實體化的刺青的人只有我一個。

Alice:……真開心能見到它。
Gray:……是嗎。完全沒想到你會這麽喜歡它呢。
Gray恐怕說的確實是實話吧。
他在嫉妒蜥蜴……或者說自己。而我在嫉妒未曾謀面的其他人。

Gray:你這麽喜歡的話……
Gray:下次,不用來這裏應該也能把它喚出來。
Alice:……诶?
Alice:難、難道,平時就能實體化嗎!?
Gray:唔,雖然沒怎麽試過啦……可能性還是有的。
Gray:也曾有過幾次自己跑出來的經曆。
Gray:……大概是出來散步吧。 【>/////////<好可愛~~】
Alice:這、這樣子啊……
Alice:…………
Alice:……為什麽要紋蜥蜴呢?果然還是因為名字嗎?
Gray:……可能吧。想要一個與自己相似卻又不同的東西……
Alice:唔……
想到Gray也有過這樣的時期,果然還是會覺得不可思議。
Gray: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都是這樣。因為對自己總有不確定感……
Alice:呐,過去的Gray……
Alice:……!?




【風聲】

Alice:哇……
Alice:什麽人把窗打開了嗎?
Gray:不。因為美術品是不能暴露在日光下的,所以這裏並沒有窗。現在的這陣風,是因為畫吧。
Alice:畫……?
Gray:嗯,從畫中吹來的……

路人:哇~好漂亮!
路人:呵呵,簡直是“紅葉吹雪”啊。

Alice:頭發快要被吹得一塌糊塗了呢!
Gray:呵呵,是呢。……要躲在我的背後嗎?
拉住了Gray的袖子,阻止正准備起身的他。
Alice:……沒關系。過一會兒再整理吧。
Gray:嗯,也好。
即使頭發被吹得亂七八糟,也還是很開心。



【而這時候,突然陷入了幻覺的Alice見到了姐姐和Joker。
說著再會的兩人,真的是在告別嗎。】



Gray:怎麽了?Alice。
身邊傳來Gray的聲音。
一定沒有聽錯。
為什麽,聽起來卻覺得如此遙遠呢。



↑在三葉草塔的門前再次陷入糾結的Alice

【場景轉換至塔內】

靜靜地望著眼前的門。
這不是階梯那邊的任何一扇門。
而是已經打開過無數次的,偏處塔內一角的一扇門。

Alice:…………
門裏的人從來不會對敲門有任何回應。
(……不用怕)
不用害怕打開這扇門後會發生什麽可怕的事情。
只是擔心自己弄錯了。
“是不是選錯了門呢”,自己的心裏也抱著這樣的疑惑。
象征性的敲了敲門,然後直接推門而入。
門的後面,是堆滿了東西的工作場地。
(沒弄錯呢)

Julius:什麽啊。原來是你……
只向我投來了一瞬間的視線,Julius馬上轉回身去。
Alice:……嗯。我來打擾啦。




並沒有什麽特別想說的事情,所以只是找了張附近的凳子坐了下來。
充滿著時鍾聲音的房間,與它沈默的主人一起,迎接著我的到來。
讓人覺得安心的地方。
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的地方。

(……然而不一樣)
我曾經失去過這裏。
從我的手中突然消失了。
因為搬家,我和這裏,以及Julius分開了。
(說起來……為什麽,現在……)
為什麽,他現在居住在這裏呢。
Julius是怎樣回來的呢。
(……為什麽,即使有著疑惑,卻還是全盤接受了呢)
接受了Julius在這裏的事實。
和他說話原來是這麽容易的一件事嗎。
(因為和他在一起,所以是當然的……)

不僅僅是Julius。
無論和誰,一直住在一起的話就會變得放松下來吧。
所以才會如此珍惜住在一起的時光。
(想要緊緊地系在一起)
為了不再覺得惋惜。

向窗戶投去視線,看到的是一如既往的沈重的冬日天空。
鳥兒在悠然自得的飛著。
不是一只,而是好幾只。成行飛著。
(不知道什麽時候就會分別呢)
明知不會永遠這麽持續下去,卻因此更能明白它的重要。

Alice:……那個,我撿到了一只候鳥的雛鳥哦。
Julius:雛鳥……?為什麽要撿這樣的東西啊……
Julius:……這算是蜥蜴的嗜好嗎?什麽亂七八糟的東西都能撿回來。
Alice:不是現在啦。是不久之前的事情。
Julius:……這樣啊。
一邊繼續著手上的工作,Julius一邊應和著我。
Julius:然後?
Alice:诶?
Julius:那只雛鳥,後來怎麽樣了?
Alice:因為太過孱弱所以暫時照顧了它一陣子……後來就和Gray一起,把它放生了。
憶起了一塵不染的雪原。
鳥群在空中飛舞的場景,以及那時發生的對話。
不知怎麽,覺得很是懷念。

Julius:……是嗎。恢複生氣了就是好事。
Alice:嗯。
Julius:好好的為什麽說這個?你突然冒出這種話的時候,一般來說……
Julius:…………
Alice:不是什麽好事?
Julius:不……
Julius:只是覺得你一定又是遇上了什麽讓你變得脆弱的事情。
Julius:應該就是最近的事情。所以才會像這樣粘著我吧。




對于Julius而言少有的多話。
不僅如此,還向我這邊望了一眼。
對于一直以來都是維持著沒有視線交集對話的他來說,同樣很少見。
(難道是,在擔心?)
恐怕確實是這樣呢。
憑著和他共同居住的那段經曆,可以這麽斷定。
發覺自己因為開心而神情緩和了。

Alice:沒有啦。只是因為從窗戶看見了同一只鳥而已……
Julius是個溫柔的人。
即使是現在,也在擔心著我是不是受到了傷害。
即使分開了也不會改變。
這個人……很笨拙卻也很溫柔。

Alice:……謝謝你,Julius。
Julius:……謝什麽啊。我又什麽都沒做。
Alice:多謝你一直以來都願意聽我的碎碎念。
Julius:……哦。你的碎念確實還挺多的。
不安的心情已經煙消雲散了。
“他在這裏”的事實,讓我覺得無比安心。

Julius:……無論如何,安心下來就是好事。
(……诶?)
簡直好像是覺察到了我的不安一樣。
然而似乎不願再過多糾纏,他在修理台上放好了下一個需要修理的時鍾。

感到不安。
無論如何都沒辦法無視的不安。
即使是不安感已經變得薄弱的現在,也還是無法徹底忘懷。
我,一定還在迷茫吧。
然而,卻不想再刨根究底。
為了不再被重新開始修理時鍾的Julius詢問。

(……因為很重要)
(因為我很珍惜這裏)
不想破壞這份安穩。
似乎稍微一碰就會壞掉。
而壞掉以後就再也沒辦法復原。

在我的世界裏是這樣的。
比這個世界裏的事物更加難以複原。
歸根結底,再為那個改變的契機而恐懼著。
Nightmare說過。選擇了他、Julius和Gray以外的事物,就意味著抛棄了他們。
然而,從另一個角度看,選擇了他們,就一定會抛下其他的什麽。
選擇了這裏,就意味著舍棄了原來的世界。
應該舍棄的。然而卻因為無法舍棄而迷惑著。

(和那只雛鳥是一樣的)
飛離的時候,仿佛在躊躇。
好像是在依依惜別。
會感到留戀的,並不僅僅只是人類而已。
(然而,可以留下來的地方只能有一個)
選擇了大地的話,就無法回歸天空。

等待著自己的人,與自己不想離開的人。
居住的地點不同,所以沒辦法同時選擇。

(我,已經做出了選擇吧?)
即使迷茫著,卻還是做出了選擇。
沒有做出回到原來的世界的努力。就這樣因為什麽都沒做而選擇了留在這裏。
然而,完全忘記故鄉的一切是很難的吧。
對于被獨自留下的人來說,更是不可能的。
祈願著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祈願著現在的完美狀態可以永遠維持下去。
Julius和Gray都在身邊的,這樣的狀態。
即使知道世界上不會存在著完美的東西。






Alice對Julius的眷戀真的讓我覺得很心痛……(歎)
雖然這裏是蜥蜴先生的ED,我還是忍不住為Julius灑了一下花……(掩面)
Julius爸爸(咦)我好愛你啊~~~~(羞奔)

……話說這真的是蜥蜴ED而不是時計屋ED麽(囧

*Comment

Comment

  修改回覆必需。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日曆 & 存檔

09 | 2017/10 | 1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類別

最新回覆

大家的吐槽板

進行時

アニメ:

  • 進擊的巨人
  • 彈丸
  • 銀之匙
  • 八犬傳2

PC:

  • OZMAFIA
  • 少年愛麗絲

DS/3DS:

  • 動物之森
  • 新世界樹迷宮

PSP:

  • 神君
  • 碧之軌跡

PSV:

  • 真恐怖驚魂夜
  • P4G

將來時

注目:

  • 08.30:【PC】あさき-ひととせ-
  • 09.05:【PSP】歌王子music2
  • 09.26:【PSP】百物語
  • 12.26:【PSV】FF10
  • 05.22:【PSV】AMN World
  • 05.29:【PSP】雙子國
  • 06.12:【PSV】碧軌evo
  • 07.17:【PSV】俺屍2
  • 07.24:【PSV】屍體派對Bloody Drive
  • 09.18:【PSV】AMN FD
  • 夏:ヴァルプルガの詩
  • 夏:【PC】絶対階級学園/li>
  • 14年:【PC】華アワセ 唐紅
  • 14年:【PC】恋戦記2
  • 14年:【3DS】Devil Survivor2
  • 14年:【PSV】閃軌2
  • 未定:【PC】千の祈りのパラドクス
  • 未定:【PC】LD1 bad egg(BL)

觀望:

  • 01.23:【PS3】BASARA4
  • 02.14:【PC】君がため、恋し乱れし月の華
  • 未定:【PC】吉原彼岸花
  • 未定:【未定】レンドフルール
  • 未定:【未定】Code:Realize

舊坑預定(乙女):

  • 妖之宮
  • 王宮夜想曲
  • 用心棒
  • 天下一戰國

舊坑預定(腐向):

  • あかあか
  • 俺の下であがけ
  • 戀人遊戲
  • 地獄學園

舊坑預定(他):

  • 腐り姫
  • 紫影

ドラマ:

  • 舊坑:クラノア
  • 舊坑:お天気戦队ハウウェザー
  • 舊坑:are you alice
  • 舊坑:barico

入手預定:

  • Black×Gold:糾結中
  • White×Silver:糾結中

外へ

左サイドメニュー

ご挨拶

»»阿琴的二次元吐槽灑花盒子««

拍手搭訕大歡迎\(≧▽≦)/
注:我家和FC2拍手留言相性不合,
建議直接在文章內/右欄留言板留言ww

↓Banner連結歡迎自取(直連推薦)
同好交換連結煩請留言告知。

純個人心得,謝絕站內圖文轉載。
推薦使用Firefox閱覽。
↑萬一用IE看起來很奇怪請見諒^^

關於站主:
  • 廣州人IN香港
  • 資深斯托卡,觸手多且長
  • 宅腐通吃,乙女優先
  • 口味奇葩,永遠小眾
  • 遊戲>>動畫>抓馬>>漫畫
  • AVG+SLG+RPG主攻,ACT苦手
  • 全要素收集強迫癥反省中
  • 作品廚>會社廚>聲優廚
  • 設定>劇本>系統>>聲優>>畫面
  • QuinRose+闇榮+心跳GS+Falcom死忠
  • MAQL+Atlus+任天堂注目
  • 幼馴染+悶騷+Bad End

圍脖

本命團

〖声優(敬称略)〗


【本命】
日野聡
【副本命】
中井和哉 杉田智和 諏訪部順一 緑川光
【後宮團】
細谷佳正 鈴木達央
竹本英史 岸尾だいすけ 近藤隆
谷山紀章 小西克幸 宮田幸季
【注目】
松岡祯丞 宮下栄治
藤原祐規 加藤将之

〖キャーラ〗


【女性向】
アリス、ペーター、エース、グレー(アリス)
望美、将臣、忍人(遙か)
琉夏、瑛(ときメモGS)
火原(コルダ)
マーシャル(大陸)
孔明(三国恋戦記)

【一般向】
ケビン(空の軌跡)
狛枝(彈丸2)
紫英(仙劍)
藍耀迪恩(風色幻想)

〖ゲーム〗


【乙女向】
不思議の国のアリス(QuinRose)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KONAMI)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KOEI)
金色のコルダ(KOEI)

【腐向】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CycRose)
ラッキードッグ1(Tennenouji)
神学校(PIL/SLASH)
咎狗の血(N+C)

【一般向】
英雄伝説(Falcom)
Persona(ATLUS)
幽城幻劍錄(漢堂)
仙劍奇俠傳(大宇)
軒轅劍(大宇)

應援區

  • ダイヤの国のアリス

長期應援區

  •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 QuinRose
  • 三国恋戦記
  •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4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 金色のコルダ3
  • ラッキードッグ1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愛蔵版

  • 神学校
  • 『神学校-Noli me tangere-』

來訪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