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の暁

愛がなければ、視えない。

^w^蜥蜴先生請讓我對你告白!!(三)

--------->續前文(回想10至13)


回想10:



一如既往的“鍛煉”對手參上!而這次的理由是——

Gray:雖然不知道你到底在焦躁個什麽,你也差不多該……
Ace:嗯……不過,這次果然還是蜥蜴先生的錯哦。
Ace:把Julius重要的東西騙走了吧?也沒有想要歸還的打算,而是幹脆利落的奪走了。

(=皿=即使這是蜥蜴先生線我還是忍不住吐槽某黑洞了……Ace你………………以下消音= =||)
Gray:……什麽?
Ace:這麽做會很讓人困擾呢。明明是後來才冒出來的家夥,就別老是多管閑事了嘛。
Ace:那是本來就該屬于時計塔的東西。那座綠色的塔,並不是她原本希望居住下來的地方。
Gray:……哼。
Gray:放手的是時計屋吧。如果真的這麽重要,即使用綁的也要讓她留在自己的身邊。
Gray:是那個男人自己沒這麽做。……而且,現在他並不是不在。
Gray:想要搶回去的話,也可以動手吧。……雖然我不會讓他得逞。



↑于是厭煩二人爭吵了的女王亮槍了XD
……順便扔下兩個正處于爆點的男人,企圖拐跑Alice~XD



Vivaldi:那麽,來吧,Alice。
Alice:……這麽說來,Gray和Ace還真是很不同呢。
Vivaldi:……你在嘟哝什麽啊?
Alice:诶……
(!!)
Alice:哇……!非常抱歉,Vivaldi……!!
Vivaldi:……呵呵。蜥蜴,和Ace很不同,嗎……
Alice:啊……聽見了嗎?
Vivaldi:嗯。
Vivaldi:……呵呵。你被騙了哦。
Alice:诶?
Vivaldi:那邊的兩個家夥,我准備和她一起喝茶去了。如果想要幫忙拎東西的話,跟過來也沒所謂。
Alice:啊,等等,Vivaldi……!


=w=于是Alice順利被拐跑~

Vivaldi:蜥蜴,和那個男人可是沒什麽區別的哦。
Alice:……Gray嗎?
Vivaldi:可不是麽。那只是為了讓你見到好的一面而裝出來的樣子而已。歸根結底都是一丘之貉。

Alice:怎麽會……
雖然想要反駁,但還沒說完就在中途頓住了。
(……Gray是溫柔的人)
(但是,這真的是全部嗎?)

就算是自問自答,也沒辦法得出一個答案。



回想11:



刺客:啊……!
刺客:可惡,這個……!
Gray:切……!竟敢在這個時候……
Alice:Gray……
Gray:沒關系的,Alice。
Gray:……抱歉把你牽連進來了,我會馬上把他們收拾掉的。
Gray:稍微等一下就好。不會讓他們傷你一根毫毛的。
抽出佩在雙臂上的短刀,Gray與影子對峙著。
不,是看上去仿佛影子一般的男人們。
因為已經習慣了,所以能知道大概的人數。
粗略估計是五六人的樣子。
這種人數,對付武器攻擊範圍小的Gray看起來似乎有點太多了。
不過,實際上,他可以輕易擊敗人數上占優的對手。

刺客:見鬼……!果然還是沒有勝算嗎……
刺客:別說傻話了!畢竟只有這點人啊!?
刺客:如果是這樣的話……
Alice:!?


【刀被彈開的聲音】

向我襲來的刀,被瞬間擊落了。
Gray:…………
Gray:……不覺得弄錯目標了麽?和她一點關系都沒有吧。
刺客:如、如果你放下武器的話,我們就放過那個女人。否則的話……

常見的手段。
直接攻擊累贅的選擇非常正確。
尤其是當強大的對手有著弱小的同伴的時候。以此作為突破口是理所當然的。
(啊,我還真是沒用啊……)
成為累贅了。
剛踏進春天的領土,就被疑似刺客的對手包圍了。
(因為身處平和的塔裏,所以忘記了)
(這裏是有著槍林彈雨的世界,而Gray是持役者)
做著各種各樣的事情,為規則所束縛。
雖然不相信會有誰想要攻擊像他這樣的人,但Gray過去想必也遭遇過類似的狙擊吧。
我完全沒辦法理解。
如此不正常的這個世界裏的正常。
強大的,危險的,不重視人命的所有人。
無論是思考方式還是身體能力,都與我完全不同。
即使現在完全是突發狀況,Gray一個人就可以圓滿解決了吧。
Gray:……想對她,做什麽?
阻止我繼續向郁悶的深淵墜落的,陰沈的聲音。
(唔!)
讓人不禁抱緊身體的,壓迫感。
(什……!?)
(什麽啊,這是……)
因為寒意而顫抖了。
即使是狀況外的我,也能瞬間明白的怒氣。
(……好可怕)
刺客:唔!
感到恐懼的不僅僅是我而已。刺客們的動搖也顯而易見。
讓人輕易感受到軟弱與動搖的他們,大概也不是什麽很了不起的對手吧。
還是說,是讓對手暴露出軟弱的Gray很了不起呢。

Gray:想碰她的話,可以盡管試試看。雖然在此之前,打算用來碰她的手指會似乎會被切掉的樣子……

【刀聲】

刺客:唔……!!
Gray:直接砍掉腦袋雖然也不錯……不過死得太快的話就沒意思了。首先還是先砍下那雙向她伸去的手吧。
Gray:不……果然還是應該先把說了無聊的話的那張嘴縫起來?又或者是,弄瞎那雙用看獵物的眼神看著她的眼睛?
(G、Gray……?)
Gray:那麽,從誰開始呢?

露出比刺客們更殘忍的表情,Gray笑了。



【刀聲與慘叫聲四起】

肆意飛舞著的血沫。
仿佛春天的花那樣的……那樣無法言喻的淒慘。




Gray:……Alice。
Alice:唔!

呼喚我的聲音聽起來與往常不一樣。
不禁驚得一顫。
保持著兩步距離在我前面走著的Gray應該是看不見我的。
但是,他大概察覺到了我的不尋常。
Alice:是、是。
Alice:怎麽了?

(現在……)
(現在,是在叫我的名字嗎?)
沒有自信。
明明是一如往常的聲音,卻與他一直以來喚我的語調不同。
(怎麽覺得……)
大概只是我自己神經過敏吧。
他並沒有變化語調,一切只是我的心情的問題。
逼迫自己不斷邁出腳步。
明明在被襲擊之前一直並肩而行,現在卻不是這樣。
究竟是因為Gray的步調變快了呢,還是因為我一直沒能追上他呢。

不明白。
Alice:……Gray?
Gray:……沒能順利做到呢。

(……什麽?)
在我將問題問出口之前,Gray停下了腳步。
Gray:在你面前僅僅暴露出了,不想讓你看到的一面。
Alice:…………
Gray:明明想讓你看見和理解的,是另外的一面。
Gray:……沒能順利的保持到最後。

(那明明是我才對吧)
在希望留下好印象的人的面前,偏偏只表現出了沒出息的一面。
(Gray也因此心情低落了嗎?
覺得失態了?)
仿佛描摹著過去的自己。
(……害怕被討厭了?)
我才是害怕被討厭的那一個。
現在也是……
用仿佛被驚嚇了的態度對待保護了我的Gray。我才應該感到羞愧。
即使踏入了春天的街道,心情也沒能因此熱烈起來。
明明是在夜幕中也能流光溢彩著的熱鬧地點……




Gray:還真是讓人郁悶。
Alice:……!

沒有思考的余暇,手臂被拉住了。
背抵著牆。
隔了一陣子才理解了自己被拽進了小巷的岔道的事實。
Alice:Gray……?
直視著我的目光讓我沒辦法從倚著牆的狀況裏解脫出來。
明明沒有直接觸碰,僅僅憑借視線就將我釘得死死的。
仿佛被刀……啊,不,是被針釘住了的蟲子的感覺。
動彈不得。
Gray:Alice。
(……簡直,好像不是我的名字一樣)
只是因為表情不同,就可以有這麽大的差別嗎。
眼前的這個人,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完全是,仿佛鎖定了目標般的眼睛。
仿佛爬行類動物般的,金色。

被那樣銳利的視線盯著,覺得他看著的仿佛不是自己。
然而,身體卻擅自變得僵硬了。
直到現在才察覺到自己已因緊張與恐懼而無法動彈。

Gray:興奮起來了。我現在,忍不住想把你弄得亂七八糟。



Alice:……唔!?
與甜言蜜語相差甚遠的尖銳話語。
然而,卻感受到了莫名的豔情意味。
做出這個宣告的同時,用仿佛僵硬著的手指觸碰著我。
(平時不是這樣的人)
即使沒有說話也傳達到了。
也許是有了自覺吧。
用銳利視線盯著我的Gray,眯起了眼睛。
Gray:在害怕嗎?
Alice:怎麽會……
Gray:……害怕是應該的。
Alice:…………
Gray:即使知道可能會傷害到你,還是想要觸碰。

(……啊)
不同的僅僅是表面,他仍然還是他。
雖然與初識的時候印象不同,他的本質卻一點沒變。
大概,現在的Gray是Gray,而一直以來那個溫柔成熟的男人也是Gray。
同樣的,現在的Gray也仍然是他。
(…………)
(……是Gray的,味道呢)
掠過鼻尖的,煙草的味道。
一直以來,他都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抽著煙。
因為從來不在我的面前這麽做,所以我也從來沒見到過。
與此類似的事情應該還有很多吧。
以為自己了解的,實際上卻並不了解的一面。
仿佛煙草的香味般,若隱若現。
Gray:Alice……
不知何時抓住了我的肩膀的手,正以使人感到疼痛的力度將我按在牆上。
不僅是身體,連視線也無法逃開。
(如果是平時的話,是不會對我做出這種事的)
無論何時都是溫柔大人的他,會發展到這種程度前踩下刹車的吧。
雖然互相表明了對彼此的好感,卻在“究竟是怎樣的好感”上一直保持著暧昧。
連自己的心情都覺得暧昧不清的我,更加不會知道Gray的想法。
(不過,大概這是……)
思考了無數次。
不想被他討厭,想被他喜歡,想留在他的身邊的理由。
Gray就是Gray。
溫柔也好,像現在這樣也好,我還是喜歡他。
而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怎麽想的呢。
(對于被觸碰著的現狀,應該怎麽解釋才好?)
是因為他也接受了我嗎。
接受了這個比看上去更加愕然的我。
明明未曾解除緊張的僵直著的身體還在顫抖不已,腦袋裏卻在想著完全不同的事情。
想著“如果能被這個人擁有該多好”。
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喜悅而顫抖著。




Gray:……不害怕嗎?
(這樣的……)
Alice:……我是不會害怕Gray的。
在平時很少被觸碰的部位感受了他人的溫度。
因而微微地顫抖著。
……是讓側腹感到一陣麻癢的觸碰方式。
明明覺得很癢,卻一點也笑不出來。
感覺完全不同,讓人覺得煩躁不安。
Gray:……為什麽?
耳畔傳來的問話。
Alice:因為……
仿佛回答一般,手覆上了他的胸前。
(妄想著“也許會被你擁有”的自己,更加可怕。)
拜此所賜,已經朦胧了的意識變得更加朦胧了。
隱約感到了Gray身上微弱的血腥味。
即使是在這個隨著時間流逝一切都會恢複原狀的世界,血腥味也沒辦法這麽快消失。
Alice:因為,我……
Alice:…………
Alice:……喜歡你。
Gray:……無論我是怎樣的一個人,嗎?

(怎樣的……)
(……究竟是怎樣的呢?)
想要知道。

Alice:……告訴我吧。你究竟是怎樣的……
Gray:我……不是個像樣的家夥。
Gray:……大概,與你不相稱。




Alice:…………
Gray:…………

苦澀的,味道。
即使見面機會不多,煙草的香味也沒有消失。
(……很苦)
即使是真的與我不相稱,那也是我的問題吧。
因為我還是個孩子……
(像這樣……)
……因為還是孩子所以不能在一起,多麽可悲。
Gray:然而,正因為我不像樣……
Gray:即使知道自己不相稱,也還是要得到你。
Alice:…………

苦味而已,一定能夠接受。
Alice:如果是你的話……
半途垂下了眼光。
看不見他的臉,只能聽到他的時鍾傳來的規則的聲響。
Alice:是怎樣的人都沒關系。
現在是,春天的夜晚。
明明只是住宅區的小巷內側,卻仿佛是與外界隔絕的獨立空間。
不想逃走。
不如說,是想要被捕獲。
雖然先出手的人似乎是他,完成致命一擊的卻是我。


色氣滿點……真的是色氣滿點……(羞)
明明自己看的時候還不覺得,翻出來以後發現俨然R18了……囧
>//////////<是說這樣對心臟很不好啦!!


回想12:

塔組互通劇情:馬戲團表演預告2


回想13:

塔組互通劇情:第二次馬戲團表演

觀看表演後再次路遇Joker,也再次遇見了來迎接的蜥蜴先生。



Gray:……你,就像那只鳥兒一樣。
Gray:……離開了群體,被其他人撿走了。
Alice:……!
Gray:仿佛為什麽東西而著迷著,以至于看不見周圍。大概就是因此……
Gray:變得眼花缭亂了……
Alice:只是走散了而已哦?並沒有因此而眼花缭亂……
Alice:……對不起。也是呢,總是重複著這樣的事情……
Gray:……不。對于失散而言,整個群體也有責任。因為人數衆多,所以誰也沒能注意到。
Gray:……我也,沒能注意到。對不起。
比起道歉,為什麽我感覺到的更像是焦躁不安呢。
因為那認真的聲音而不知所措了。

Alice:不用道歉啊……
Alice:……因為是我不好。
Gray:明明想要好好地抓住的……卻還是錯過了。
Alice:诶?
他嘟哝了一句什麽,因為太小聲所以沒聽見。
Alice:什麽?
Gray:……沒什麽,只是說我也有錯。以後,再小心一點吧。




Alice:……Nightmare。
Gray:……Alice。
(诶……?)
Gray:Alice。醒醒,Alice。
Alice:……Gray?
Gray:嗯。是我。
Alice:……!!?
比Joker出現在夢裏的時候,更加驚訝。
Alice:為、為什麽?
Alice:為什麽,你會在這裏?
(大概,是我還在做夢吧)
睡著之前,他明明還不在這裏的。
我應該是一個人入睡的。
也應該是一個人進入自己臥室的。
而且,他不是那種不經許可就潛入別人臥室的人。

Gray:是Nightmare大人的意思。讓我在今晚的這個時間帶,陪在你的身邊。
Gray:因為我也很擔心所以……沒事先取得你的許可,對不起。

也就是說,這是現實。



在意識到的同時,臉變得發燙。
仿佛為了讓我平靜下來,Gray撫摸著我的頭發。
(啊……)

Gray:……對不起。是我不好,所以別露出這樣的表情啊。
(怎、怎樣的表情啊……)
(比起這個……)

Gray:…………
Gray:……難道,在夢裏……
Alice:嗯?
Alice:啊,並沒什麽……
Gray:Alice。
瞬間被用溫柔地呼喚名字的方式打斷了。
Gray:……見到了Nightmare大人?
Alice:嗯、嗯。是啊……
Gray:……是嗎。Nightmare大人啊……
想著“如果是Nightmare大概會沒問題”,于是把這部分的內容向他坦白了。
然而Gray並沒有放棄。

Gray:……還有其他的麽?
Alice:诶?
Gray:還有什麽人出現了嗎?
與此前不同的,更加急切的聲音。
在思考“這是為什麽”之前,條件反射般地回答了他。

Alice:Joker他……
Gray:!!
Alice:不過,馬上就離開了。
然而,Gray的表情並沒有放晴。
Gray:……被Nightmare大人保護了啊。
Alice:呃、嗯。算是被保護了吧……

雖然肯定著Nightmare把Joker趕了出去的事實,卻湧上了一陣不可言狀的不安。
(……為什麽?)
(究竟,在戒備著什麽?)
保持著中立的他們,為什麽要如此戒備著呢。
因為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而感到不安。
(監獄的事情?不過,那是……)
仿佛白日夢一樣的世界。
不知什麽時候會身陷其中,回過神來卻已經回到了原來的地方。
不知是否真實存在著的地方。




Gray:……Alice。
Alice:!!
Alice:G、Gray?
突然被拉起身。他仿佛用盡全身力氣緊緊地抱著我。
變得呼吸困難。
(怎麽……了?)

Alice:為……為什麽?
Gray:……留在這兒。
Alice:?
Alice:……我在這裏啊。
(明明沒有別的地方可去)
我想留下來的地方,是這裏。
想被緊緊擁抱的對象,是這個人。

Alice:不會去任何地方。
Alice:……怎麽覺得,這麽一說的話,好像反而像是你剛從夢中醒來的樣子呢。
Gray:?
Alice:因為做惡夢了……所以我在安慰你似的。
Gray:…………
Gray:……嗯,是呢。可以安慰我嗎?
Alice:诶?
Gray:好可怕。
Gray:……做了你消失不見的惡夢。
Gray:……想要安心下來。不要走。




【喘息聲】

Gray:……Alice。
Gray:留在我的身邊。

(想要在一起的,只有一個人而已)
無論夢中與誰相遇都是一樣。
即使見到了小醜也還是如此。
(其他人什麽的……)
討厭著沒辦法斷言“不會為任何事物所迷惑”的自己。


>////////<少有的露出脆弱一面的蜥蜴先生好讓人心動啊~~~
可靠與脆弱之間的強烈反差簡直是犯規~~(掩面)

*Comment

Comment

  修改回覆必需。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日曆 & 存檔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類別

最新回覆

大家的吐槽板

進行時

アニメ:

  • 進擊的巨人
  • 彈丸
  • 銀之匙
  • 八犬傳2

PC:

  • OZMAFIA
  • 少年愛麗絲

DS/3DS:

  • 動物之森
  • 新世界樹迷宮

PSP:

  • 神君
  • 碧之軌跡

PSV:

  • 真恐怖驚魂夜
  • P4G

將來時

注目:

  • 08.30:【PC】あさき-ひととせ-
  • 09.05:【PSP】歌王子music2
  • 09.26:【PSP】百物語
  • 12.26:【PSV】FF10
  • 05.22:【PSV】AMN World
  • 05.29:【PSP】雙子國
  • 06.12:【PSV】碧軌evo
  • 07.17:【PSV】俺屍2
  • 07.24:【PSV】屍體派對Bloody Drive
  • 09.18:【PSV】AMN FD
  • 夏:ヴァルプルガの詩
  • 夏:【PC】絶対階級学園/li>
  • 14年:【PC】華アワセ 唐紅
  • 14年:【PC】恋戦記2
  • 14年:【3DS】Devil Survivor2
  • 14年:【PSV】閃軌2
  • 未定:【PC】千の祈りのパラドクス
  • 未定:【PC】LD1 bad egg(BL)

觀望:

  • 01.23:【PS3】BASARA4
  • 02.14:【PC】君がため、恋し乱れし月の華
  • 未定:【PC】吉原彼岸花
  • 未定:【未定】レンドフルール
  • 未定:【未定】Code:Realize

舊坑預定(乙女):

  • 妖之宮
  • 王宮夜想曲
  • 用心棒
  • 天下一戰國

舊坑預定(腐向):

  • あかあか
  • 俺の下であがけ
  • 戀人遊戲
  • 地獄學園

舊坑預定(他):

  • 腐り姫
  • 紫影

ドラマ:

  • 舊坑:クラノア
  • 舊坑:お天気戦队ハウウェザー
  • 舊坑:are you alice
  • 舊坑:barico

入手預定:

  • Black×Gold:糾結中
  • White×Silver:糾結中

外へ

左サイドメニュー

ご挨拶

»»阿琴的二次元吐槽灑花盒子««

拍手搭訕大歡迎\(≧▽≦)/
注:我家和FC2拍手留言相性不合,
建議直接在文章內/右欄留言板留言ww

↓Banner連結歡迎自取(直連推薦)
同好交換連結煩請留言告知。

純個人心得,謝絕站內圖文轉載。
推薦使用Firefox閱覽。
↑萬一用IE看起來很奇怪請見諒^^

關於站主:
  • 廣州人IN香港
  • 資深斯托卡,觸手多且長
  • 宅腐通吃,乙女優先
  • 口味奇葩,永遠小眾
  • 遊戲>>動畫>抓馬>>漫畫
  • AVG+SLG+RPG主攻,ACT苦手
  • 全要素收集強迫癥反省中
  • 作品廚>會社廚>聲優廚
  • 設定>劇本>系統>>聲優>>畫面
  • QuinRose+闇榮+心跳GS+Falcom死忠
  • MAQL+Atlus+任天堂注目
  • 幼馴染+悶騷+Bad End

圍脖

本命團

〖声優(敬称略)〗


【本命】
日野聡
【副本命】
中井和哉 杉田智和 諏訪部順一 緑川光
【後宮團】
細谷佳正 鈴木達央
竹本英史 岸尾だいすけ 近藤隆
谷山紀章 小西克幸 宮田幸季
【注目】
松岡祯丞 宮下栄治
藤原祐規 加藤将之

〖キャーラ〗


【女性向】
アリス、ペーター、エース、グレー(アリス)
望美、将臣、忍人(遙か)
琉夏、瑛(ときメモGS)
火原(コルダ)
マーシャル(大陸)
孔明(三国恋戦記)

【一般向】
ケビン(空の軌跡)
狛枝(彈丸2)
紫英(仙劍)
藍耀迪恩(風色幻想)

〖ゲーム〗


【乙女向】
不思議の国のアリス(QuinRose)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KONAMI)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KOEI)
金色のコルダ(KOEI)

【腐向】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CycRose)
ラッキードッグ1(Tennenouji)
神学校(PIL/SLASH)
咎狗の血(N+C)

【一般向】
英雄伝説(Falcom)
Persona(ATLUS)
幽城幻劍錄(漢堂)
仙劍奇俠傳(大宇)
軒轅劍(大宇)

應援區

  • ダイヤの国のアリス

長期應援區

  •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 QuinRose
  • 三国恋戦記
  •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4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 金色のコルダ3
  • ラッキードッグ1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愛蔵版

  • 神学校
  • 『神学校-Noli me tangere-』

來訪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