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の暁

愛がなければ、視えない。

ハートの国のアリス 遊園地大叔ゴーランド路线翻译:階段一

咳咳……其實某琴是這兩天才把心國的大叔線跑完的……
(↑此人之前連女王線都跑過但是就是沒辦法對大叔出手orz)
………………
于是被從頭到腳地治愈了一遍~~(神清氣爽中XD)
T___T旋轉木馬大叔(誤)其實真的是萌物啊啊!!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請千萬不要被可怕的人設給蒙蔽了發現萌物的雙眼(啥)”……

倒數馬上也要結束了~~
于是發病中的某琴決定用翻譯心國大叔線來填補收到遊戲前空虛的心靈(死)
=w=但願在填完坑後能收到遊戲orz…………

目前進度:回想1~6

----------------->以下心國大叔線劇情大捏(翻譯文當然是大捏orz……)

回想1:



Alice:Gow……Gowland。
有時候差點脫口而出Mary=Gowland的全名。
提醒自己千萬不要忘記,這個男人非常討厭別人稱呼他的全名。
那“仿佛化身恐怖電影裏的持槍殺人魔”的記憶也仍然沒能忘懷。

Gowland:怎麽了?Alice。
Alice:沒什麽啦。
回想起來還真是恐怖。即使從這個夢裏醒來,大概也不會忘記吧。
即使知道是禁語還忍不住想要這麽稱呼……
這就是所謂的“越是禁忌越想要嘗試的心理”在作怪吧。

Gowland:……?
Gowland:這裏與你原來世界的生活方式應該有挺大不同的呢。如果有什麽覺得困擾的地方要說出來哦?
Alice:謝、謝謝……
如果能忽略那次的恐怖印象,但Gowland其實是個非常親切的男人。
如果,能忽略那次恐怖印象的話。
不,憑那次的印象已經足夠了。再沒有比這個人更加危險的了。
就算不考慮那支有著極大破壞力的槍(雖然記不清Boris的具體說明),歌聲與演奏的破壞力也已經足夠大了。

Gowland:什麽嘛……和我在一起不用這麽戰戰兢兢的吧?
Gowland:明明住在這裏也有一段時間了……不用這麽警戒吧?
Alice:呃,警戒什麽的……
Gowland:明明就是這樣吧!下意識的。
Alice:唔……
Gowland:啊……還真是受打擊呢。我看起來像是危險的男人嗎?
Gowland:……诶?不過。“危險的男人”啊……這詞聽起來還不錯的樣子。
Gowland:“被警戒著”對于男人而言說不定也是件好事……?
可惜的是,Gowland看起來怎麽都不是那種意義上的“危險的男人”。
住在這裏這麽久了,也認識了不少好人。這當然也是件好事,但所謂的dirty與魅力完全是兩回事。

Alice:是呢……Gowland給人的感覺稍微有點危險。
他是家主。我是食客。
僅僅一句兩句的奉承,還是可以平靜地說出來的。

Gowland:……呵呵、是這樣的嗎。我讓人感到危險啊……
Gowland:呵呵呵……
確實危險。是“威脅到生命”這種意義上的危險。
Alice:嗯。在你身邊會感到稍微有點危險。
這是真心話。
雖然不是“稍微”有點危險。所以不想靠近。

Gowland:……雖然這麽說,你不是還挺經常找我說話的嘛。
Alice:诶?
【BGM轉變為搞笑系XD】
Gowland:為我那危險的魅力而神魂顛倒了吧~?哈哈哈!!作為一個受歡迎的男人還真是辛苦啊~
哈哈大笑著的Gowland,看起來仿佛誤會了什麽。
(真是的……為什麽說我……)
(……神魂顛倒?)
(危險的魅力……一般來說會為“威脅到生命”而神魂顛倒嗎……?)

難不成指的是“因為被殺人魔追趕而心跳不止”?
確實,那與乘坐過山車時的感覺完全不同。是真真正正的恐怖。
不過,那種恐怖可能還算是好的……
(如果與不和諧音比較起來的話……)

Gowland:危險也是一種特色吧?
Alice:才沒有這種事!
Gowland:等等等等。別生氣啊……
Gowland:迷上這種感覺了?
Alice:怎麽可能!
迷上這種感覺的話,人生就徹底完蛋了。


回想2:



Gowland:喲,Alice。
Alice:怎麽了,Gowland?
Gowland來到了我所居住的寬敞的房間。
Gowland:沒什麽……作為家主,所以有點在意寄住的人是否住得舒心……
Alice:?
Gowland:以及有沒有什麽不對勁的地方……
一進門就東張西望地查看著。
Alice:???
Gowland:哈……一切正常呢……
Gowland:……真是太好了。
放下心來的同時感到火大。
Alice:什麽嘛。你覺得我會做出讓家主感到困擾的事情嗎?
Gowland:沒、沒這麽想啦。
Alice:那這算是什麽啊!在女孩子的房間裏來來回回查看……不正經。
Gowland:不、不正經?!
Alice:是啊。完全一副大叔樣。
Gowland:大……大叔?!餵餵,說誰呢說誰呢!
Gowland:我還沒有這麽老啦!
Alice:哎呀。不是大叔。只是比我年長而已。
Gowland:~~~~~~~!繼Boris之後,連你也是……
Gowland看起來很在乎自己的年齡。
作為食客的我也好Boris也好,即使是遊園地的工作人員,也比Gowland更年輕些。
Alice:想讓人覺得年輕的話,就多穿點能顯得青春些的衣服吧。
事實上,他的年紀大概也沒有這麽大。雖然有著讓人無法理解的古怪的打扮,臉長得並不差。
Gowland:已經在穿了吧?
Alice:……像這樣的?
Gowland:什麽嘛。不是挺青春的麽?
Alice:青春啊……
Alice:……不在乎其他人看法的這一點是挺青春的。
Gowland:這、這算什麽啊……
Alice:唔……青春是好事啊……
他的缺點不僅僅是毫無樂感。
只是,比起那種程度的樂感,奇裝異服只是瑣碎的小事情罷了。
莫名其妙的麻花辮也好,不知是剃過還是沒剃過的胡須也好,奇怪的夾克也好,在那毀滅性的演奏前都灰飛煙滅了。

Alice:能感覺到火熱的激情呢,激情……
不由得遠目了。
不僅僅是火熱的激情,還能讓人感覺到寒意。

Gowland:你還真是擅長潑人冷水呐……
也許是意識到了我在挖苦,好脾氣的家主先生一副受到打擊的樣子。
Alice:……經常被人這麽說呢。
經常從親近的人那裏收到這樣的評價。
不算是什麽好話。但是,自己也認同這一點。

Gowland:……?我喜歡有點酷的女孩子哦。
Alice:…………
被他直白的毫不造作的言語打動了。
Alice:Gowland……
Gowland:嗯?
Alice:你是個好人呢……
感慨地說。
這個人,是個好人。雖然發起怒來會變身殺人魔,但仍然是個好人。
就算有著超差的服裝品味音樂品味以及其他各種各樣的品味,也還是個好人。

Alice:真的是個好人呢……很高興能和你成為朋友。
Gowland:怎、怎麽了啊。突然這麽說……
Gowland:會讓人覺得難為情的啊……
如他所言,他在難為情。這副表情再次讓我覺得他是個好人。
Alice:我選擇住在這裏實在是太好了。
來到這個世界也有一陣子了。也了解到了其他地方是怎樣充斥著殺戮之氣。
相比起黑手黨的宅邸以及有著熱愛砍頭嗜好的女王所在的紅心城,童話般的遊園地是讓人可以安眠的場所。
如果無視工作人員全體持槍的事實,完全只是個童話世界。
……雖然僅憑持槍這點就大概已經遠離童話了。不過說不定也會有這樣的童話呢。
總之,比其他的地方好些。

Gowland:是、是嗎……這麽喜歡這裏啊。
Gowland:作為園主還真是開心呢。
Alice:這麽麻煩你真是不好意思了,感謝一直以來對我的照顧。
Gowland:沒什麽沒什麽。你是最好的寄住者呢。
Gowland:也不會想要改建房間……
Alice:改建?
是說改裝吧?
……大概是我聽錯了吧。

Alice:如果要改裝的話一定會找你商量的啦。請放心,不會自作主張地這麽做的。
Gowland:你……果然是個很好的寄住者呐。
比起我說Gowland是好人的時候,更加感慨的聲線……
(Boris……你究竟都做了些什麽啊……)



回想3:



Alice:這裏是,Gowland的房間?
被Gowland邀請了,所以踏入了房門。
Gowland:嗯,是啊。感覺還不錯吧?
Alice:是、是呢……還不錯……
眼前的房間景象,與其說是感覺不錯……還不如說是“不出所料”。
讓人有著強烈不祥預感的房間。而讓人産生這種不祥預感的始作俑者們散落在房間的四處。
(即使不了解Gowland的為人,也會知道他喜歡音樂吧。)
不過就算再怎麽喜歡音樂,房間裏的樂器也實在太多太雜了點。
稍微會思考的人就會立刻明白:演奏的水准不會太高。
有專長的人是不會涉獵種類如此多的樂器的。即使能演奏多種樂器,也都是相近的類型。
而這間房子裏的樂器完全可以用五花八門來形容。完全沒有統一感。
如果不是樂器收集愛好者的話,就只能解釋為“不拿手卻愛折騰”了。

Gowland:那麽……
吃了一驚。
身體僵硬了。

Gowland:想聽哪個?
Alice:問、問、問、問、問我嗎……
Gowland:是呀~首先從哪個開始呢?
(首先?)
(這個人剛才說“首先”?!)

Alice:那、哪個……已經聽過很多次你的演奏了吧?
Gowland:是呢。想聽多少次都沒問題哦?
(多少次都不想聽啊……)
不祥的預感成真了。想到接下來是“It's showtime!”,死了的心都有。

Gowland:哪個比較好?想聽什麽演奏都可以哦?
也就是說哪種的水平都大同小異嗎……
Gowland:可以滿足你的特別指名哦。選一個你喜歡的吧。
Alice:……哪個都行?
Gowland:是啊,隨便哪個都行。
Alice:那麽……門。
Gowland:門?
Gowland:?????
Gowland:哪裏的?
不是樂器。
Alice:如果要選一個自己喜歡的話……
Alice:……我想選門。
Gowland:???
Alice:想從這裏出去呐……
Gowland:……
Gowland:……哈、哈哈。在說什麽呢,Alice。要選擇的是樂器哦?
Gowland:沒有叫做“門”的樂器啦……
Alice:…………
好像不准備放我回去的樣子。門是緊閉著的。
Gowland:那麽,哪個比較好?
身為食客是沒什麽體面可言的。我已經做好了覺悟。
Alice:在此之前……
Gowland:嗯?
Alice:有耳塞嗎……?


回想4:

Gowland:今天做點什麽好呢~~
Gowland:……想要聽什麽?Alice。
Alice:無所謂。
Gowland:是嗎是嗎。哪個都好所以無所謂啊~
Gowland:不過你大可放心。會一個個讓你聽過來的啦。首先是……
Alice:是哪個都不想聽所以無所謂啊!
事到如今,已經不是身為食客的客氣了。
這樣下去鼓膜會壞掉的。在此之前,音感也會崩壞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吧。

Gowland:那麽,從新入手的這個樂器開始……
Alice:都說哪·個·都·不·想·聽·了啦!
Gowland:是迄今為止都沒有用過的樂器哦~?因為是剛剛才入手的。
Alice:和新舊沒有關系啦!不想聽就是不想聽!
Gowland:明明是想讓你聽聽看全新的聲音的……
Alice:你的演奏怎麽聽都是全新的啦!即使不用新樂器也沒所謂!
Gowland:是這樣嗎?我的演奏出色到了開辟新境界的地步啊……
Alice:是到達了另外的境界啦!拜托你別彈了!
Gowland:不是挺好的麽。新感覺新感覺……
Alice:是能讓感覺破滅的感覺……
Gowland實在太樂觀了。
這樣看來好像反而是我在無理取鬧一樣。
一般說來,是不會表現得如此深惡痛絕的。
然而,他的音樂……或者說與音樂形式相似的演奏已經超出了人類的認知範圍。
用溫和點的說法,是足夠破壞一般人的身心的程度。

Alice:…………
Gowland:想聽什麽?哪個比較好?
也算是有些年紀的這個男人,喜不自禁地這麽問。
如果是作為旁觀者,大概會覺得“很可愛所以不如聽聽看”吧。

Alice:…………
Alice:……由我來演奏吧。
Gowland:诶?
Alice:我說了我來演奏吧?
不是旁觀者。
是當事人。

Gowland:Alice……你會演奏樂器嗎?
Alice:才怪呢!
Gowland:哈?
Alice:你覺得我像是音樂家麽?
Gowland:诶……?但是,你說要演奏的吧……???
Alice:是啊!反正同樣是噪音,與其聽別人制造噪音還不如由自己來制造!
Gowland:诶??!
再怎麽不和諧的聲音,在演奏者本人聽來也是恍若無事的。
面前這位就是個例子。

Alice:什麽嘛。不想聽?
Gowland:不、不是這麽說啦……
Alice:這就對了。每次都讓別人聽你演奏,這次也來聽聽看別人的吧?
Gowland:唔……



我大步流星地向鋼琴走去。
(什麽啊……這架鋼琴……)
(真的沒問題嗎……?)

譜面台的位置……還有琴鍵都有點不對勁。
(譜面台暫且不提,鍵盤有古怪的話就不能叫做鋼琴了吧……)

Gowland:……你會彈鋼琴?
Alice:……是啊。
Alice:之前也說過的,彈得非~~~~~~常差就是了。
Gowland:不、不過,還是稍微有點自信的吧?
Alice:沒有。
Gowland:一點都沒?
Alice:一點都沒。完全不行。
面向琴鍵,試著確認了一下調子。
Alice:不過,在我厭倦之前彈多少首都沒問題。
Gowland:多少首都沒問題……明明說自己沒有自信,還這麽想彈麽?
在心裏“哎呀”了一下。
這不是完全把此前對話的立場逆轉過來了麽。

Alice:是呢。多少首都行。
Alice:偶爾也想從亂七八糟的演奏的聽衆變成亂七八糟的演奏的演奏者呢。如果這能讓你了解到聽衆的痛苦的話……
Gowland:我可不一樣哦?!我對自己的演奏是有自信的!
Gowland:可你不是這樣的吧?!即使如此還說無論多少都能彈……
Alice:原來那叫做自信啊……
Alice:還真是了不起……
真正的音癡,是不知道自己有多音癡的。
Alice:雖然彈得很爛……
把手撫上琴鍵。
(好歹也算是正常的聲音……)

Alice:……比起你來也還是要好些。
學習者程度的水平而已。
說不上高明。
不是經常練習鋼琴的人會彈出的程度。
這麽一想,覺得有點受打擊。
小時候練鋼琴反而更熱心的。
是什麽時候開始放棄鋼琴的呢。
鋼琴是由母親教會的……放棄鋼琴卻並不是那麽遙遠的事情。

…………………………
【鋼琴聲加入背景音樂】
Gowland:彈、彈得真好啊……!
Alice:…………?
聲音來自距離很近的地方,所以被嚇了一跳。
……剛才出神了。
老實說,並不是很喜歡鋼琴。
不僅僅是彈得不好,還會讓人想起很多事情。

Gowland:真厲害啊,Alice……!不管你是謙虛還是別的什麽……不是彈得非常好麽!
Gowland:雖然是沒聽過的曲子,但是非常好聽……!真是美妙的演奏啊……!
Alice:這就算是美妙的演奏嗎……
所以才說Gowland是真正的音癡。
或者說,是不知道美妙的音樂為何物。
我的鋼琴水平並沒什麽了不起的。
不僅是沒超出學習者的範疇,還因為有一段時間沒練而手生了。
雖然不至于是噪音,但絕對沒有能彈奏出值得稱贊的演奏的技巧。
(母親……還有姐姐……要更加……)
(…………彈得更加出色)

憶起了那美麗的音色。
那樣的音色,我是無論如何都彈不出來的。

Gowland:真厲害呐……
Alice:……不是值得你“厲害厲害”連發的演奏哦?
Gowland:不,很厲害呢!比我彈得還要好!
Alice:…………
Alice:……和你相比的話確實……
Alice:要更厲害吧……
因為與之比較的基礎是如此基礎,所以沒辦法直率地高興起來……
與其說是被誇獎,為什麽會有種仿佛被貶低了的感覺……



回想5:



Alice:我沒有能在人前表演的水平啦。
Gowland:好啦好啦。彈給我聽嘛。
Gowland:明明彈得這麽好。想一直聽下去呢。
Gowland經常請求我演奏鋼琴給他聽。雖然由我來演奏可以成為不再聽他演奏的借口,如果他真的是很中意的話反而會讓人不知所措。
Alice:聽了這麽久還沒察覺到嗎?我的演奏其實有很多毛病啊。
Gowland:完全沒有啊。你明明彈得很好。
Alice:一點也不好……
Gowland:即使是這樣還是想聽。別那麽小氣嘛。
Gowland:無論你彈多少首都會聽的。
Alice:……不要說這種話啦。
並不該是這樣的。
一定要說的話,不如說更近似于蹩腳的演奏。
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麽他想一遍遍地聽如此拙劣的演奏。

Alice:…………
Alice:我的演奏一點也不高明……
是真的不高明。
僅僅是會彈而已。
完全說不上出色。
即使以學習者的程度來判斷,也一定是不合格。

Gowland:明明是能打動人的美妙演奏……
(這個人的音感果然很奇怪……)
Alice:如果聽我的演奏都會覺得感動,那麽母親和姐姐的演奏一定會讓你淚流滿面吧。
(…………啊)
說了多余的話。
(不好……)
不希望被深究。
這麽想著,Gowland卻也沒有繼續追究下去。

Gowland:原來是音樂世家啊。
因為這意料之外的感想而松了一口氣。
Alice:……我彈得沒有她們這麽好啦。
Gowland:……這樣嗎?我倒是覺得很不錯呢……
Gowland:我喜歡你的演奏啊。
Alice:Gowland……
(…………)
(…………嗯?)
(這算是什麽啊……這樣的……)
(不就像是“熱血音樂故事之感動展開”那樣了嗎?!)

Alice:那、那個……Gowland?
我不是以音樂家為志向的學生,Gowland也不是音樂老師。
說起來有這樣音樂老師的前途會很暗淡吧。

Gowland:為了今後能演奏得更出色,從現在開始努力吧!
Alice:……不想努力。
Gowland:別放棄啊!我會在一旁指導的。
Alice:……請恕我謝絕比自己彈得還差的人的指導。
果然不出所料,好像發展成了“音樂青春故事”之類的狀況。開什麽玩笑啊。
Alice:一般來說不會接受比自己彈得差的人的指點吧。這樣不就學不到東西了麽。
Gowland:唔……?!
Gowland:確、確實……鋼琴不是我的專長……
Alice:那你的專長是什麽?
Gowland: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吧?當然是小提琴啊。
Gowland:如果是小提琴的話,我可以教你哦?
Alice:…………敬謝不敏。
Gowland:雖然也不是完全不能彈鋼琴……
Alice:這樣就行了!因為沒必要啊!我會彈給你聽的啦!
號稱專長的小提琴已經是那種狀況了。
專長外的樂器什麽的,聽都不想聽。

Gowland:不要輕言放棄哦……?就算沒有老師,自學也是可以成才的。
Gowland:音樂的大門是不會向你關閉的。雖然對你而言通往小提琴家的道路會異常險峻……
Alice:完全沒有這種目標啊。
沒人說過要以成為小提琴家為目標吧。
如果自學的結果是達到與Gowland相同的段數,無論如何都不想自學。

Gowland:雖然現在也已經足夠好了,可以的話還是繼續追求音樂之路吧。
(啊…………怎麽好像又變成音樂向的展開了……)
(不會追求……不會追求的啦……)

Alice:Gowland……是一直在追求著音樂之路的吧。
因此達到了一個前無古人的境地。
我可不想達到那樣的地步。

Gowland:可不是麽?果然還不能放棄追求啊。
Alice:我……可沒辦法追求同樣的道路。
Gowland:別在努力前就放棄啊!
Alice:不……事實上呢……我對音樂並沒有這麽熱衷……
Gowland:不要逃避!要正視自己啊。
Gowland:你的演奏是有著靈魂的……
Alice:才沒有那種東西。
(這……這是什麽流派啊?!)
(音樂情景劇?!這是音樂情景劇了吧?!)

Gowland:呐,你知道“歌從心生”吧?
Alice:…………
Alice:怎麽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

回想6:



Gowland:Alice,這次彈彈這首曲子吧。
Alice:…………那個啥。
Gowland:怎麽了?另外一首會比較好嗎?
Alice:我對音樂的興趣並沒有這麽大。既沒有成為音樂家的目標,也不是在追求目標的過程中不幸遭受挫折的少女……
Alice:總之沒有什麽可以往音樂向展開的要素。放棄吧。
Gowland:不要放棄啊,Alice!明明音樂之門還沒有向你關閉……
Alice:是拜托你放棄啊!
厭倦了一次次地被推薦各種各樣樂器的日子。
“因為美妙的演奏而感動”這種程度的感性還是有的。不過從未因此有過“想要自己演奏出美妙的音樂”的想法。
作為聽衆還是不錯的,演奏則是另外一回事了。

Gowland:出身在音樂世家,被有著極高天分的親人們圍繞著。我很能理解你因此想要逃開的心情。但是,你的身上也是流著演奏家的血液的……
Gowland:不要為一時的挫折而灰心喪氣。堅持下去的話,音樂之路一定……
Alice:……這是哪裏來的設定啊。
Gowland:诶?
Gowland:父親和母親分別是全世界聞名的指揮家與鋼琴家,姐姐雖然還年輕卻也已經是有名的演奏家……
Gowland:而你自己是從頂級音樂學校畢業,參加演奏會拿到過很好的成績,卻被說成是沾了父母的光……
Gowland:……就是這樣的音樂世家吧?
Alice:不要擅自作出這種設定啊!
作出這種三流以下的輕易能夠被推翻的設定。
Gowland:诶?不是這樣的嗎?
Alice:我家只是稍有資産的普通家庭啦!父親是做學問的,母親在去世之前是家庭主婦,姐姐代替母親管理著家庭事務,而妹妹是寄宿制學校的學生!
連珠炮似地說了不少多余的話。
Gowland:母親已經過世了嗎……
Gowland:原來是這樣啊……這就是在音樂之路上受挫的開端啊……
Alice:都說從來沒想過要走這樣的道路啊!
(怎麽辦啊……)
(這樣下去,我的過去會被隨意捏造得一塌糊塗的……)

無論是過去還是將來,從來沒有過以音樂為目標的想法。

Gowland:就算有著痛苦的過去也要堅持向前呐,Alice……
然而似乎已經在他的腦袋裏被捏造完畢了的樣子……

------------------我是個人感想的分割線------------------

大叔其實是Wonderland裡最安全性格最健全的人物啊~~~(茶)
雖然不聽別人說話這點和Wonderland的其他住民完全一樣XD
但卻是很有成熟大人的魅力呢=w=

回想1~6還是很歡樂的~~
此時的兩人完全是好朋友關係??
=w=感情的轉變……似乎是從回想7開始的呢~~

*Comment

無題。

自從瑪麗大叔陶醉在他是擁有危險魅力的男人(自認)話題時
我確定了心之國住民真的沒有人會聽別人講話
然後會自己擅自妄想的
  • posted by 蝶舞丹楓
  • URL
  • 2011.07.14 22:48
  • [Edit]

Re: 無題。

> 自從瑪麗大叔陶醉在他是擁有危險魅力的男人(自認)話題時
> 我確定了心之國住民真的沒有人會聽別人講話
> 然後會自己擅自妄想的

你忘記ap家的時計了ww
他雖然比較陰暗(?)但在各種意義上都算是心國最正常的一位啊www
  • posted by 琴
  • URL
  • 2011.07.16 14:35
  • [Edit]

無題。

比起來瑪麗大叔也算正常
是比起來
不過愛麗絲身世那段他到底是看了哪個年代的戲劇啊
時計

只是孤癖一點點
大概心之國正常的就是他

v_v"""瑪麗大叔跟粉貓初登場的bgm超多嗶嗶音....
全都是消音粗口啊...

話說雖然我不知道時計跟瑪麗幾歲
但我印象好像聽說他們同齡?
瑪麗你保養有點差喔
  • posted by 蝶舞丹楓
  • URL
  • 2011.07.16 17:19
  • [Edit]

無題。

不注意发型、衣着品味、刮胡子的男人是没前途的!!(认真)
  • posted by 佚名
  • URL
  • 2011.07.19 13:11
  • [Edit]

Re: 無題。

> 不注意发型、衣着品味、刮胡子的男人是没前途的!!(认真)
噗 所以大叔的人氣才……(捂臉
  • posted by 琴
  • URL
  • 2011.07.20 19:41
  • [Edit]

Comment

  修改回覆必需。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日曆 & 存檔

10 | 2017/11 | 12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類別

最新回覆

大家的吐槽板

進行時

アニメ:

  • 進擊的巨人
  • 彈丸
  • 銀之匙
  • 八犬傳2

PC:

  • OZMAFIA
  • 少年愛麗絲

DS/3DS:

  • 動物之森
  • 新世界樹迷宮

PSP:

  • 神君
  • 碧之軌跡

PSV:

  • 真恐怖驚魂夜
  • P4G

將來時

注目:

  • 08.30:【PC】あさき-ひととせ-
  • 09.05:【PSP】歌王子music2
  • 09.26:【PSP】百物語
  • 12.26:【PSV】FF10
  • 05.22:【PSV】AMN World
  • 05.29:【PSP】雙子國
  • 06.12:【PSV】碧軌evo
  • 07.17:【PSV】俺屍2
  • 07.24:【PSV】屍體派對Bloody Drive
  • 09.18:【PSV】AMN FD
  • 夏:ヴァルプルガの詩
  • 夏:【PC】絶対階級学園/li>
  • 14年:【PC】華アワセ 唐紅
  • 14年:【PC】恋戦記2
  • 14年:【3DS】Devil Survivor2
  • 14年:【PSV】閃軌2
  • 未定:【PC】千の祈りのパラドクス
  • 未定:【PC】LD1 bad egg(BL)

觀望:

  • 01.23:【PS3】BASARA4
  • 02.14:【PC】君がため、恋し乱れし月の華
  • 未定:【PC】吉原彼岸花
  • 未定:【未定】レンドフルール
  • 未定:【未定】Code:Realize

舊坑預定(乙女):

  • 妖之宮
  • 王宮夜想曲
  • 用心棒
  • 天下一戰國

舊坑預定(腐向):

  • あかあか
  • 俺の下であがけ
  • 戀人遊戲
  • 地獄學園

舊坑預定(他):

  • 腐り姫
  • 紫影

ドラマ:

  • 舊坑:クラノア
  • 舊坑:お天気戦队ハウウェザー
  • 舊坑:are you alice
  • 舊坑:barico

入手預定:

  • Black×Gold:糾結中
  • White×Silver:糾結中

外へ

左サイドメニュー

ご挨拶

»»阿琴的二次元吐槽灑花盒子««

拍手搭訕大歡迎\(≧▽≦)/
注:我家和FC2拍手留言相性不合,
建議直接在文章內/右欄留言板留言ww

↓Banner連結歡迎自取(直連推薦)
同好交換連結煩請留言告知。

純個人心得,謝絕站內圖文轉載。
推薦使用Firefox閱覽。
↑萬一用IE看起來很奇怪請見諒^^

關於站主:
  • 廣州人IN香港
  • 資深斯托卡,觸手多且長
  • 宅腐通吃,乙女優先
  • 口味奇葩,永遠小眾
  • 遊戲>>動畫>抓馬>>漫畫
  • AVG+SLG+RPG主攻,ACT苦手
  • 全要素收集強迫癥反省中
  • 作品廚>會社廚>聲優廚
  • 設定>劇本>系統>>聲優>>畫面
  • QuinRose+闇榮+心跳GS+Falcom死忠
  • MAQL+Atlus+任天堂注目
  • 幼馴染+悶騷+Bad End

圍脖

本命團

〖声優(敬称略)〗


【本命】
日野聡
【副本命】
中井和哉 杉田智和 諏訪部順一 緑川光
【後宮團】
細谷佳正 鈴木達央
竹本英史 岸尾だいすけ 近藤隆
谷山紀章 小西克幸 宮田幸季
【注目】
松岡祯丞 宮下栄治
藤原祐規 加藤将之

〖キャーラ〗


【女性向】
アリス、ペーター、エース、グレー(アリス)
望美、将臣、忍人(遙か)
琉夏、瑛(ときメモGS)
火原(コルダ)
マーシャル(大陸)
孔明(三国恋戦記)

【一般向】
ケビン(空の軌跡)
狛枝(彈丸2)
紫英(仙劍)
藍耀迪恩(風色幻想)

〖ゲーム〗


【乙女向】
不思議の国のアリス(QuinRose)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KONAMI)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KOEI)
金色のコルダ(KOEI)

【腐向】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CycRose)
ラッキードッグ1(Tennenouji)
神学校(PIL/SLASH)
咎狗の血(N+C)

【一般向】
英雄伝説(Falcom)
Persona(ATLUS)
幽城幻劍錄(漢堂)
仙劍奇俠傳(大宇)
軒轅劍(大宇)

應援區

  • ダイヤの国のアリス

長期應援區

  •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 QuinRose
  • 三国恋戦記
  •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4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 金色のコルダ3
  • ラッキードッグ1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愛蔵版

  • 神学校
  • 『神学校-Noli me tangere-』

來訪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