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の暁

愛がなければ、視えない。

【Ace×Alice】Weight(By Hrwcaine)

於是傳說中的生日賀文終於被我厚顏蹭出來了XDDD

雖然作者本人說這篇灑糖灑太多所以不夠黑,不過我覺得這種清涼度已經很合適了=w=
清新的空氣超舒爽的呢啊哈哈哈哈~~~~~(喂)

>////////////< coin我好愛你~~~~(飛撲)

------------>以下開始


来到不思议之国已经很久了。
“呀——”
现在正是Apirl Fool的时期。
“啊啊啊啊啊——”
生活久了就会知道,即使是梦一般——尽管越来越像噩梦——的不可思议国度,也存在着根本上约束着各种行为规范的法则——哪怕实在很火星——就算这座红心城也不例外——同样遵守了某种程度的地位尊卑与安危荣辱。这就是说,在她理解范围内的。
“啊啊啊Ace大人——!”
于是有惊声尖叫和拍案而起:
——所以说范畴外的那家伙究竟算怎么回事!?

“Ace…。”
循声赶到庭园。
因为对眼前的一幕太过熟悉,语气也麻木得很平淡。
穿着那件万年外套的红衣骑士正抱着一名女仆。
确切地说,是双手搂住无颜者的细腰,试图将之举高。
“诶呀。Alice?一大早就能见到你,真高兴呢~哈哈哈~~”
爽~朗地转头。爽~朗的笑容。爽~朗的语调。
真是副与口吻相称的表情。灿灿亮亮,几乎要发出光来……伽马死光?
“……”多么无与伦比,地,刺目。这男人,心情真好啊。
所以才轮到她脱力。“……你到底在干什么?”
“诶,这么近的距离……不是看得很清楚吗?”堂而皇之,都不知从何吐糟起;光明正大,红衣骑士操着理所当然的口吻,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反问回来。
甚至同步将无颜者又抱高一寸。“在做……这个啊?”
“…………”所以只能失意体前屈。
因为做不到冲上去抱着伊的脖子猛摇。
“这个是什么啊?这个!”
“呜哇啊啊啊啊Ace大人——”
无论如何,二人间到底插着第三者制造的B级恐怖片音效。
要忽略?
一时半会,很难。
眼看着红衣的骑士先生眉头微皱,又松开。
转瞬即是如同噩梦的晴天。“真吵死了,呀哈哈哈~”
“A、Ace大人…!?”而另一方,就煞白如纸。
“…………||||||||||||||”的确该害怕的。
首先两脚悬空,人本能就,多少下意识感到忐忑。
只不过,一般情况下由于对象亲切熟悉,喜悦之情会盖过不安。
换而言之,因为同等性质的缘故——当然方向完全调转——恐惧感也会扩大十倍。
毕竟,是那位骑士先生。而且为了跟自己说话,他毫不犹豫地转过头来;亦即,彻底未曾看向被强行抱住举高的无颜者。也就是说,以此等心不在焉的马虎态度,很难预测可怜的女仆究竟会否就着某种很难——不可能恭维的姿势,从半空自由落体。
再加上,这位实际上难缠犹胜鬼三分的骑士大人,现下正在生气。
或者说罪魁祸首还要迁怒——他居然能——当然啦,他就没有过不敢的吧!
扶额状虚弱地发话。“放她下来……”
“喔。”骑士先生的应答千真万确爽快之极。
事实上,从行动导致的结果来看,是太快了。
“呜哇呀啊啊啊啊啊——————”
弃若敝履什么的,这说辞太文雅。
还是请想象某骑士手一松,本来攥住的麻袋立时依循万有引力定律,自由落体。
『咚』。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定,是绝对很痛。听着悲鸣声就觉得。
要说毫不介意,那肯定是骗人的。
就算多么——最近被迫熟悉——看到眼前那一幕,依然会不舒服。
但反过来说,正因为这男人的举动整个儿诡异到早早超出所谓『花心』或『暧昧』的范畴,曾经可能在那么一瞬间产生的嫉妒之火,也半秒钟没到就(不得不)熄灭了。
事到如今,她简直不忍去看无颜者同事的脸:总之,除了惨绝人寰,难道还有更好形容…?
嫉妒云云……这一刻早被油然生出的莫大怜悯扼死在摇篮里。
倒不如说,到如此田地,还能羡慕的;实在真了不起!
“啊,对了对了,多谢配合哟~”想起什么似的,红衣骑士笑道。
爽~~朗。爽~~~~~朗。爽~~朗。依旧是那么欠揍的阳光灿烂,无与伦比。
若是给受害者看的……怎么想都会更痛吧。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说起来……“Ace…。你究竟想,做什么?”
若还看不出骑士大人别有目的,岂非白跟他混了长长的不知何年。
“唔-嗯。这个嘛,让我抱一下就告诉你……?”玩笑般地回答。眼神却仿佛有点认真。
端的是水深难测。她不敢赌。“……去死吧。你这个XXX!”
“呀哈哈哈,现在的话,怎么说都有点、那个不是一般的困难呢~~”
反过来说,即使有耗了那么漫长的时间——其实,一辈子也没可能明白吧。
“……对啊。我果然是正常人。”不了了之。
谜底也就这样保留下来。

水落石出终有时。
这是种非常理想化的说法。
特别,当真相于一片枪林弹雨中浮现时,尤能凸显它的太平美好。
『砰砰砰啪啪啪啪!砰啪砰啪!』
『轰隆!』
“砍头——!”
久违了的红心女王之愤怒。响彻城池。
“呀哈哈哈哈~陛下还真容易激动呢~~~~~”
爽~朗~地拔剑还击。
——或者说,无时无地均处于自动防御模式下的骑士先生不论什么场合都那么爽~~朗。
即使他本来可能想要喊冤。“好过分。明明受害者都没说什么。啊哈哈哈~~”
“那我就慷慨地用砍头来补偿好了!你这个XXXXXXXX——”
『砰砰砰!』
至于两分钟前,究竟是谁摆出一副英勇就义的臭表情,几乎可谓悲壮地——当然不管怎样X骚扰始终就是X骚扰 ——舍身成仁抱上来——诸如此类等等的烂账,暴走模式下的女王殿根本不屑追究。
“请叫我努力上进的好情人喔。说起来城里一直是春季吧?陛下的体重会有XXXX也不是毫无理由呢,毕竟温暖的气候下人就比较容易XXXXXXXXXXXXX嘛~~~”
『啪啪啪!』
而某爽朗得骗人或是骗人得爽朗的家伙,一如既往节外生枝。
“你才XXXXXXXX你一年四季都XXXXXXXXXXXX,所以别把你自身的XXXXXXX同理可证到别人身上,这个再怎么努力也是人间失格的XXXXXXXXXX!”
『砰啪砰啪!』
“啊哈哈哈哈,这么说来,欣然雇佣人间失格的陛下也是XXXXXXXXXX,确实很XXXXXXXXXXXX呢~~”
『啪砰啪砰!』
“哈啊—。在我看来,你们二位根本都一样XXXXXXXXX。Ace也是,虽然最近确实传出许多XXXXXXXXX的流言;但今天可是亲眼所见,不能听过就算了啊?简直难以置信,你竟然堕落到了跟陛下XXXXXXXXXXXX的地步呢。既然如此,两位就趁早一起踏上XXXXXXXXX的XXXXXX之路,快些XXXXXXXXX毁灭了吧!”
(本来可以)一旁(纳凉)的宰相大人也没有(他就是不肯)闲着。
而是飞速扑向呆滞的第四人,“啊,可怜的Alice,看到这种XXXXXXX,一定吓得说不出话了吧?”
“……是啊。”大脑停摆,嘴角抽搐。确实哑口无言。
比起惊吓,红心骑士跟女王陛下这种组合……应该说恐慌到了极点,太荒谬而不可能才对。
——在许许多多、林林种种各式各样的方面上。
当然能与之抗衡的白兔电波也是。
“啊啊,可怜的Alice…竟敢伤害你的精神与心灵,真是不可饶恕!那两个XXXXXXXXX!特别是万年没长进到堕落的Ace,实在XXXXXXXX,这个XXXXXX中的XXXXXXXXXX,我这就去把他XXXXXXXXXX——”
“喂?!”等一下,这都哪跟哪啊!?
但不管怎样。话音未落,言出必行的宰相大人已经参战。
『啪啪啪啪啪啪啪砰!』
“讨厌啦,说什么要把我XXXXXXXXXX,这么清楚的彼特先生不是更可疑吗?Alice,你要知道也有外表完全看不出来的例子哦?比如XXXXXX,和XXXXXXXXXX…而且伤脑筋呐,这不是逼着人还礼么?哈哈哈,我可一点都不擅长XXXXXXXX或XXXXXXXXXXX,该怎么办咧?果然还是得XXXXXX或 XXXXXXXXXXXXX……?”
『铿——————锵——————!』
“………………= =#”
要说什么伤害精神与心灵的话,你们几个每人每天,差不多任何时刻都在做啊喂——!

“听好了!请不要把我和你这个XXXXXXXXXX的失格骑士相提并论!我可是每一分每一秒,无时不刻地都在考虑、期盼和祈祷她的幸福,并且努力不懈地付诸行动!啊啊啊,像这种XXXXXXXXXXXXX的货色,为什么——可怜的Alice——————”
“真过分呢。彼特先生。就算骑士失格,别的方面我可是有很好地努力上进了啊?不管是XXXXX又好XXXXXX 又好——”
“……”忍字头上一把刀。
“就拿XXXXX来说吧,为了XXXXXX我可是XXXXXXXX——”
忍无可忍是把刀拔。“给我往正常的方面努力啊,你这个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沉默。
死寂。“…………………………”
“有啊。”而在这一片万马齐喑中,骑士大人的秒答依旧爽朗又干脆。
不然怎么说暴风雨前的宁静。“哪里?在哪里啊!你的正常究竟是XXXXXX还是XXXXXXXXX,告诉我啊你这个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诶呀…?就是说你很期待吗?XXXXXX和XXXXXXXXX?这种事早说不就好了,别害羞,恋人之间就是要妥善沟通嘛~哈哈哈~~”
仿佛有收剑的打算,又忽然侧过脸,“啊,不过,今天可能要让你失望就是——”
“谁也没有在期待那种东西——————诶?”一拳捶出去,才惊觉二人的距离已如此切近。
伸手可及。“Ace……诶诶诶!?”
然后。在恍悟的瞬间,已然重蹈无颜者同事的覆辙。
这就是说,双脚腾空地,被红衣骑士双手抱起。当然也有不同。至少他有很专注地,看向了自己。

“Alice……”
“…………”也许是虚荣,或者是侥幸。总之她虽惊讶,却不恐慌。
话虽如此。那并不是多么深情浪漫,能拿去写罗曼史小说的眼神。
应该说完全不是。“Alice…。”
不笑的脸带着审视和深思。有一点困惑,有一点探究。
“…什么。”是那种让她想要揭开谜底的表情。
因为每每下一刻,总会变成多么绝望的万里无云。
“没关系喔。因为你很轻。请不用太节制哟,尤其是跟陛下比起来——”
红衣的骑士很快眯起了笑眼。几乎算很温柔地,让她回归地面。
“…啊?”有什么。在心念中,一闪而过。
接下来插播电闪雷鸣。“说什么呢,你这没礼貌的XXXXXXXX————”
“啊哈哈~~~~话虽如此,嚷着XXXXXXXXXXXXXX的陛下还真是毫无说服力呢~~”
咚咚咚。啪啪啪。砰砰啪啪啪啪砰砰。中场休息结束。战斗再开。
“去XXXXXX吧你这个下品的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哈哈哈~~就算那么期待也不会实现的?不如说,还是陛下XXXXXXXXXXXXXXXX来得更容易写呢~~~”
打岔打岔打岔打岔打岔疯狂的打岔。
“啊啊,要在这么XXXXXXX的二人组合间生活,我可怜的Alice……还是应该在远离XXXXXXXXXXXXX的地方建筑我们共同的爱巢才行,啊可是XXXXXXXX那些无能的XXXXXXXX只会介绍一些充满杂菌的XXXXXXXXXXXX孤岛,实在太XXXXXXXXXXXXXXXXXX……”
电波电波电波电波电波电波电波无情排斥了其他任何讯息的兔子电波。
“你们——让人好好安静一下啊————!”

伟大的旅行。途中。
快活的骑士先生欢乐地甩手前行,“天气真好啊~~♪”
不用仰脸也知道。头顶上空确系一片瓦蓝,万里无云。
但比这更好的,是他的心情。所以……
“…体重吧?”毅然决然拖着疲惫追了上去。
如是急展开决非她有好耐性。倒不如说恰相反,正因为不具备那般高尚品德,才会出此下策。
否则明日复明日,简直就不敢奢望话题重见天光。“刚才的,在说体重对吧?”
“诶呀?哈哈哈……”她甚至无法确定回答的瞬间对方是否曾经迟滞。
因为时隔太短。语调也平淡得教人错觉。仿佛之前的灵光一闪,不过完完全全的误会。
但身着赤红外套的骑士终究转了过来。古怪地笑,“…啊啊。你真厉害呢。Alice。”
这个无法——根本不可能捉摸,偏又特别严苛的男人。回答肯定。
——他脑子里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啊!!!!!

“不要……”明明想说很多话。埋很多怨。吐很多糟。
甚而捉住衣尾;待到攥紧了,张口却是毫无干系的内容。
“…别让我,太担心啊。”低头,心下暗恨。可恶。
下一秒视线被迫抬高。映入眼帘的景象一如既往。
“啊哈哈哈哈~~我可是骑士哟?”多么爽~朗。爽~~朗到日月无光的笑脸。
……而且理所当然地,被他对比到一派阴阴惨惨。真正死气沉沉。
“哈啊…。”反正她就是灰暗的少女。“那不是更糟吗。”
“咦,说得真过分呢,哈哈哈哈哈~~”
爽~~朗。总是爽~~~~~~朗。爽~~~朗得一塌糊涂。
以致于实在不想看。自觉自愿地,她闭上了眼睛。
“…Alice才是。总那样轻。”就这样,被下一秒的降低八度,震得悚然一惊。
简直有些战战兢兢,“A、Ace…?”
“我啊,不清楚女人的事。平时只和士兵们还有熊先生打交道,Julius也是同性。想说努力回忆吧,…果然交往过的数量太少,光记得对方惯用的暗杀手法跟出招力道了。再加上Alice是『余所者』,标准会不会有差呢……究竟是怎样,实在想不明白。真的是,困扰啊,哈哈哈哈……”
“…………”这种时候,请不要用哈哈哈哈哈哈哈带过。
明明心情差得要命——旁人浑身都冷飕飕的啊!
“就算觉得你很轻,也只是我觉得。即使知道『余所者』差很多吧,也仅仅限于知道。彼特先生似乎拿了一些什么数据比来比去;但我的头脑不好,完全不擅长理论上的事啊。而且无颜者的标准真有参照价值吗……想着想着,就越来越糊涂了。若说跟你最接近的…岂非只有身为持役者的陛下了吗?唔嗯,简直在刁难人嘛,不知何故总觉得很生气呢;困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确实太困扰了。你。
“很伤脑筋吧?始终也想不出结果…只好先做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本来就是运动派的骑士嘛。诶呀~人果然就是不能逃避呢。嗯嗯嗯。哈哈哈哈哈哈~~”
嗯你个头!“怎么得出来的!”完全没关系不是吗?“你什么逻辑啊!”

“诶?就是——这样喔。”与声音同步,付诸行动。

依然毫无预警。虽然毫无预警,却是有预感的。
再怎么说,这种情况也已经是第二次了。
考虑到骑士先生的速度,以及两人间的实力差;大概,即使有预感也躲不过去。
不如说,抵抗会遭到超乎想象的可怕压制——没准,还是痛痛快快缴械投降要好些?
但即便如此,也不能否认:无论如何,预感总是有的。
虽然结果跟没有一样。被男人拦腰抱起,双脚离地。
差别在心境。不再惊讶,就有余裕,于是更能体会到什么叫没被拎麻袋。
比如说,环住腰的手臂收得不松不紧,恰好让她微向前倾;实际上,身体的大部分重量由他承担了。——换而言之,暂时不用操心摔下去或死或伤残废了怎么办等等等等。
再有,距离很近。足以让人怀着但愿能掐死他的报复心理,伸手搂住骑士先生的脖子。
“你很轻啊。Alice。”因为是这种姿势,看不见男人的表情。
也不想抬头确认。总之既然听不见哈哈哈哈的后缀,就当作他没有笑。
有感觉到视线。大概很专注。或者说,她愿意这样相信。
咕哝着,自欺地将头埋了下去。“…是标准体重。”
脸和耳朵都在发烫。只怕都红了吧。但没有镜子就看不见。
即使是这么奇怪的国家也没有那种方便。真好。
“哈哈哈,我可不知道『余所者』的标准~~~~~~”
爽朗的声调震动鼓膜。尾音上扬。
而空气骤冷。“太轻了。就跟所谓的生命一样。呐,Alice?”
“…什么………”明明是威胁。
偏偏爽朗得这样阳光烂漫。“我喜欢你。”
是真心。非假意。全然、彻底,而又纯粹。
“……………”听进耳里,却让她打了个寒颤。
就像每次每次,这位总是迷路的骑士先生毫不犹豫转过身,一脚踏出了悬崖。
“没错。我喜欢Alice嘛。别的啥怎样都好。”
仿佛反复确认了什么有趣的事实,唇角划出上扬的弧度。
喁喁低语着。“Alice。我喜欢你哦?”
并非妄言,所以才可怕。无视规则主义。完全自我中心。
“请变得重一点吧。现在。”

※※※※※※※※※※※※※※※※※※※※※※※※※※※※※

Weight。
体重,砝码,价值,影响力。

Now。
此时,此刻,当前的眼下。
不计过去。未包括将来。

-Fin-

*Comment

那一排的X是會傳染的!

我想說那一大排的X真的是會傳染的
看到三人在槍林彈雨和自我腦補的嗶聲中忍不住就在螢幕前也爆出「你們三個都XXXXXX,給我安靜點啊!」這種話orz
但那真的是全篇的喜感來源~

看到結尾終於明白黑的點在哪
但有時候會想正因為有紅黑兩面迷子才吸引人又讓人痛個半死
如果一如外表的爽朗鐵定所有人對他的看法和喜愛程度都會不同吧
  • posted by 沬深
  • URL
  • 2010.03.23 20:43
  • [Edit]

無題。

原來是不是體重而是生命的重量阿.....斯
不會錯了,不管在誰的眼裡迷子都是充滿了黑跟洞阿(遠目)
中間感覺好像聽到一連串的XXX效果音XD
coin大人文很好吃呢XD
感謝分享!(鞠躬)
  • posted by 珍
  • URL
  • 2010.03.23 22:58
  • [Edit]

Re:

>>沬深
所謂的(嗶——)就是QR的保留傳統啊XDDDD
尤其是所謂的變態之城更是消音消不停的地方XD
即使如此仍然堅定投奔城組的我的腦袋果然是壞掉了吧orz

=w=我覺得結尾轉得很妙~~
在一派歡樂和吐槽中讓突然氣溫下降就是迷子的特技啊!(拇指)
所有人對他的看法和喜愛程度都會不同+1
>w<不過能看到大家眼中不同的迷子其實也很有趣呢~


>>珍
> 不管在誰的眼裡迷子都是充滿了黑跟洞阿(遠目)
這句好精闢XDDDD (←笑爆)

^^ Coin的迷子文我都很喜歡的說~~然後她基本都有貼論壇~
珍可以去論壇上找作者是Hrwcaine的帖子看~~
  • posted by 琴
  • URL
  • 2010.03.24 12:30
  • [Edit]

Comment

  修改回覆必需。
管理者のみ表示。 | 非公開コメント投稿可能です。

右サイドメニュー

日曆 & 存檔

07 | 2017/08 | 09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類別

最新回覆

大家的吐槽板

進行時

アニメ:

  • 進擊的巨人
  • 彈丸
  • 銀之匙
  • 八犬傳2

PC:

  • OZMAFIA
  • 少年愛麗絲

DS/3DS:

  • 動物之森
  • 新世界樹迷宮

PSP:

  • 神君
  • 碧之軌跡

PSV:

  • 真恐怖驚魂夜
  • P4G

將來時

注目:

  • 08.30:【PC】あさき-ひととせ-
  • 09.05:【PSP】歌王子music2
  • 09.26:【PSP】百物語
  • 12.26:【PSV】FF10
  • 05.22:【PSV】AMN World
  • 05.29:【PSP】雙子國
  • 06.12:【PSV】碧軌evo
  • 07.17:【PSV】俺屍2
  • 07.24:【PSV】屍體派對Bloody Drive
  • 09.18:【PSV】AMN FD
  • 夏:ヴァルプルガの詩
  • 夏:【PC】絶対階級学園/li>
  • 14年:【PC】華アワセ 唐紅
  • 14年:【PC】恋戦記2
  • 14年:【3DS】Devil Survivor2
  • 14年:【PSV】閃軌2
  • 未定:【PC】千の祈りのパラドクス
  • 未定:【PC】LD1 bad egg(BL)

觀望:

  • 01.23:【PS3】BASARA4
  • 02.14:【PC】君がため、恋し乱れし月の華
  • 未定:【PC】吉原彼岸花
  • 未定:【未定】レンドフルール
  • 未定:【未定】Code:Realize

舊坑預定(乙女):

  • 妖之宮
  • 王宮夜想曲
  • 用心棒
  • 天下一戰國

舊坑預定(腐向):

  • あかあか
  • 俺の下であがけ
  • 戀人遊戲
  • 地獄學園

舊坑預定(他):

  • 腐り姫
  • 紫影

ドラマ:

  • 舊坑:クラノア
  • 舊坑:お天気戦队ハウウェザー
  • 舊坑:are you alice
  • 舊坑:barico

入手預定:

  • Black×Gold:糾結中
  • White×Silver:糾結中

外へ

左サイドメニュー

ご挨拶

»»阿琴的二次元吐槽灑花盒子««

拍手搭訕大歡迎\(≧▽≦)/
注:我家和FC2拍手留言相性不合,
建議直接在文章內/右欄留言板留言ww

↓Banner連結歡迎自取(直連推薦)
同好交換連結煩請留言告知。

純個人心得,謝絕站內圖文轉載。
推薦使用Firefox閱覽。
↑萬一用IE看起來很奇怪請見諒^^

關於站主:
  • 廣州人IN香港
  • 資深斯托卡,觸手多且長
  • 宅腐通吃,乙女優先
  • 口味奇葩,永遠小眾
  • 遊戲>>動畫>抓馬>>漫畫
  • AVG+SLG+RPG主攻,ACT苦手
  • 全要素收集強迫癥反省中
  • 作品廚>會社廚>聲優廚
  • 設定>劇本>系統>>聲優>>畫面
  • QuinRose+闇榮+心跳GS+Falcom死忠
  • MAQL+Atlus+任天堂注目
  • 幼馴染+悶騷+Bad End

圍脖

本命團

〖声優(敬称略)〗


【本命】
日野聡
【副本命】
中井和哉 杉田智和 諏訪部順一 緑川光
【後宮團】
細谷佳正 鈴木達央
竹本英史 岸尾だいすけ 近藤隆
谷山紀章 小西克幸 宮田幸季
【注目】
松岡祯丞 宮下栄治
藤原祐規 加藤将之

〖キャーラ〗


【女性向】
アリス、ペーター、エース、グレー(アリス)
望美、将臣、忍人(遙か)
琉夏、瑛(ときメモGS)
火原(コルダ)
マーシャル(大陸)
孔明(三国恋戦記)

【一般向】
ケビン(空の軌跡)
狛枝(彈丸2)
紫英(仙劍)
藍耀迪恩(風色幻想)

〖ゲーム〗


【乙女向】
不思議の国のアリス(QuinRose)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KONAMI)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KOEI)
金色のコルダ(KOEI)

【腐向】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CycRose)
ラッキードッグ1(Tennenouji)
神学校(PIL/SLASH)
咎狗の血(N+C)

【一般向】
英雄伝説(Falcom)
Persona(ATLUS)
幽城幻劍錄(漢堂)
仙劍奇俠傳(大宇)
軒轅劍(大宇)

應援區

  • ダイヤの国のアリス

長期應援區

  • ときめきメモリアル Girl's Side
  • QuinRose
  • 三国恋戦記
  •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三国恋戦記~オトメの兵法!~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4
  • 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5
  • 金色のコルダ3
  • ラッキードッグ1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
  • 薔薇ノ木ニ薔薇ノ花咲ク愛蔵版

  • 神学校
  • 『神学校-Noli me tangere-』

來訪

free counters